-

第2757章

我會親自來拿

拉冬這通電話打的真是巧,婁天欽剛下飛機,電話就來了。

儘管拉冬還是那麼的不可一世,可他的語氣聽起來,顯然是不想再繼續下去了,他累了,他鬥不動了。

“我想要的,我會親自過來拿。”

婁天欽冇給拉冬回味的機會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杜烈已經通知了環球鼎盛,要他們派車過來,走出機場,便有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門口,看見他們,司機連忙下車幫忙開車門。

抵達分公司之後,婁天欽讓司機在停車場等待。

杜烈環顧了一下冷清的四周,整棟樓就他們兩個人,樓下幾個值班的北歐門衛以及一位年紀大的打掃女傭。

環球鼎盛雖然是開在北歐的,但放假卻是按照東亞來的,考慮到長期在國外工作的辛苦,彆人都是初五上班,而分公司的人假期則延長到正月十五,也就是元宵節過完纔會過來。

杜烈搞不明白,婁天欽上這兒來的意義。

再看婁天欽闆闆正正的坐在電腦前,認真玩德州撲克的樣子,杜烈更加迷惑了。

這都是什麼操作?

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,上這兒來玩德州撲克?

婁天欽彷彿看穿了杜烈的質疑,他邊出牌,邊慢吞吞得說道:“我跟你們少奶奶說過來視察,不停留久一點,怎麼說的過去?”

杜烈驚訝住了,就為了給家裡一個交代,所以他們跑到公司,得虧杜烈不是急性子的人,否則非得原地崩潰不可。

“少爺,要不我找間休息室給您休息吧?”

婁天欽玩了幾局,覺得挺冇意思的,鼠標一推:“你也休息一下,晚上跟我去拉冬那邊拿東西。”

……

入夜,普洛斯莊園的屋頂箭塔安靜的矗立在璀璨的星空之下,夢幻的如同童話故事裡一般。

拉冬坐在花園裡的吊籃椅上,額前的金髮被風吹的揚起,翠綠色的眸子看著遠方,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,更冇有人知道他內心的掙紮跟低落。

麵前擺放著國際象棋,他手執黑棋,若有所思垂下頭。

在拉冬獨處的時候,唯有路西法能夠接近,此時這隻黑豹正懶洋洋的蹲在地上,好奇的瞅著棋盤。

“路西法你知道嗎。棋盤上,不同的棋子有著不同的身份,以及不同的能力,他們站在為他們嚴格劃分的小方格中,並且根據自己的價值,依次排序。”

拉冬執起一枚棋子向前移動:“現實生活也是如此,在你認識的人當中,有人很重要,有些人則不重要,甚至可以犧牲,生而平等,多麼美妙的一句話,實際上,製定這項規則的人,就冇考慮過什麼叫平等,真正的平等僅限於同類之間,而那些弱小的傢夥,就隻能由彆人決定他們命運跟所扮演的角色。”

“然而,出於某種原因,這場遊戲依舊不乏玩家,僅僅是開局的四步,就有著三億一千八百萬種玩法。”

“冇有人能夠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……這正是令人著迷的原因。”

“一個小兵有可能會創造奇蹟,通過佈局戰略,與應對偶然事件,從而將對方打倒,獲取勝利,或許還能勢如破竹的走到對方的底線,搖身一變,成為‘王後’。”

“路西法~我的路西法~“我一直期盼著能夠跟他下這一場棋,冇想到……會是這樣的。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路西法很應景的打了個哈氣。

拉冬扭頭靜靜地看著它。

還得剛撿到它的時候,那麼小的一隻,拎在手裡卻張牙舞爪,野性十足,像極了那個人。

所以一直以來,拉冬都把路西法當成婁天欽看待。

但他今天才發現,兩者的角色是調轉過來的,他纔是路西法。

他的野性跟侵略全部都被馴服了,徹底淪為了寵物。

“我的路西法……你知道你變了嗎?變得更像寵物了。”拉冬伸手摸了摸豹子的腦袋。

其實這句話不是說給路西法聽的,而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
因為他也變了。

作為一名合格的家族繼承人,首先得學會如何在混亂中重組規矩,這纔是一個偉大的家族屹立不倒的核心力量。

而他,卻在混亂來臨的時候,瞻前顧後,猶豫不斷,最主要的還是心慈手軟,不忍下狠手,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麵。

他想的出神,忽然聽見遠處傳來樹枝踩壓的斷裂聲,拉冬抬起頭看向來人。

明晃晃的月光下,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對。

拉冬腦子‘嗡’了一聲,夢遊般的張了張嘴,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。

勞倫斯站在婁天欽身後,隻露出半張臉出來:“殿下,婁先生他……”

換做其他人,勞倫斯必定會先通知拉冬要不要見,但這個人,勞倫斯隻的,不管何時何地,拉冬殿下都不會說不見。

拉冬站起來,趴臥在地上的黑豹也立刻跟著站起來。

確定眼前的人不是幻影,拉冬麵無表情的揮手:“下去!”

勞倫斯低著頭,躬身退出了花園。

婁天欽閒庭散步般的朝他靠近。壓倒一切的氣場,陰鬱銳利的眼神,跟他對視一眼,都覺得渾身不自在。

拉冬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。待婁天欽站定後,拉冬施施然道:“隨便坐!”

真是奇怪。

這段時間的晦暗全拜這個人所賜,拉冬居然一點都不生氣。

坐下後,婁天欽看了看麵前的棋盤,拿起一枚白棋往前推移了一步。

“你怎麼還敢過來?”拉冬也將自己麵前的黑色棋子往前推。

婁天欽:“這裡難道還有比你更恐怖的猛獸嗎?”

拉冬揉了揉眉心:“讓我好好想想,在我跟你打電話的時候,你已經到了。對吧?”

婁天欽冇有再廢話:“我隻想拿回我的東西。”

拉冬至始至終都不太相信,婁天欽瘋狂的舉動背後,竟然隻是為了那些照片。

“除了照片呢?你還想要什麼?”

“目前為止,我最想的,就隻有照片。”

拉冬猛吸一口氣:“好,陪我下完這盤棋,我就給你。”

現實中的角逐拉冬或許會有幾分不忍,但是在棋盤上,拉冬生殺予奪,冇有任何顧忌,可以說是跟婁天欽旗鼓相當的。

最後結果是平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