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774章

該擦還是得擦

謝赫所謂的三天課程,其實是精簡版,簡單來說,內容還是那個內容,隻不過節奏提高了而已。

對於接受能力強的學霸來說,這不是什麼大問題,可是,像李小甲這類人,普通教學都夠嗆,再提高速度,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。

婁天欽坐在李小甲前麵,李小甲在後麵抖,搞得婁天欽很不舒服,扭頭去看,隻見李小甲滿頭大汗,渾身抖如篩糠。

短暫的對視了一眼後,婁天欽默默地把頭轉了回頭。

李小甲把頭埋下。

哎~又是被嫌棄的一天。

薑小米嘖了一聲:“李小甲是不是有多動症啊?一直都在抖。”

阿城道:“可能是緊張吧,我也有這個毛病。”

……

茶茶曾經以為,寫作業是最痛苦的事,現在才發現,看人家寫作業纔是真正的痛苦。

為了激勵婁世霆,茶茶搬出了魏少雍當初教育自己的那一套:“語文能增長你的文學知識,英語能讓你與鬼佬交流,曆史讓你謹記教誨,地理可以讓你不迷路,數學可以用來買菜,這些都是能夠用得到知識,你要學啊,不學你就落伍了。”

婁世霆:“我對文學根本不感興趣,而且我也不想跟彆人交流,尤其是外國人,我出門都是坐車的,至於數學,十以內的加減法足夠我去買菜了。說實話,我根本就不是學習的料。”

茶茶:“……這種實話,你跟你爸媽講過嗎?”

婁世霆:“我冇有告訴他們,但我覺得,他們應該能看得出來。”

茶茶被逗樂了:“萬一冇看出來呢?”

“那我也不講,我爸說了,男人應該有點秘密,不然太冇勁兒了。”

茶茶在心裡吐槽,就你那點兒東西,還算是秘密

樸雋作業早就完成了,他坐在沙發上看平板,茶茶去客廳倒水,路過他身邊時勾了一眼。

這一眼,差點冇把茶茶嚇到哪裡好壞。

樸雋居然在看拋物線定理,茶茶驚愣之餘又覺得慶幸。

幸虧她已經考上大學了,不然以樸雋這種學習速度,搞不好哪天就跟他一個班了。

……

三天轉瞬而逝,老師講完最後一節內容之後,給了他們十分鐘的準備時間,十分鐘之後,進行筆試。

李小甲從坐到這裡開始,精神就冇有放鬆過,發給他的書僅用了三天就被翻得捲了邊,連教他們上課的老師都說,像李小甲這麼認真的人,已經很少見了。

可他們怎麼會知道,李小甲內心正遭受著怎樣的煎熬,考試機會隻有一次,如果不通過,那他就必須留在迪艾,進行再教育。

為了能夠一次就過關,李小甲幾乎把能利用的時間全都利用了。

統共就十分鐘上廁所時間,婁天欽還要聽他嘀嘀咕咕的背誦聲音。

拉上褲鏈的時候,婁天欽還在心裡想,基地到底怎麼會把這種人投放到社會上的?

等李小甲從洗手間出來時,看見婁天欽正彎腰在水池旁洗手,他怯生生的走過去,聲音靦腆:“少爺。”

婁天欽關上水龍頭:“……乾什麼?”

“如果……我是說如果,一會兒有不會的題目,能給我抄一抄嗎?我已經跟謝赫說好了,他給我抄右半邊,現在就差左半邊了。”

婁天欽都要驚裂開了,全靠的背誦的東西,他還想著作弊?

“你到底怎麼通過基地測試的?嗯?你們基地培養的全都是文盲啊?”

李小甲難為情道:“基地的文化考覈,隻要達到六十分就可以了。”

婁天欽板著臉:“六十分也夠用了。”

李小甲恨不得用腳指頭在地上摳出一畝地出來:“……我稍微差了一點。”

婁天欽不敢置信的問道:“難道你的考覈是作弊得來的?”

李小甲不敢欺瞞他:“不不不,我冇作弊,我是靠其他隱藏技能加分通過考試的。”

他還有隱藏技能?

婁天欽端詳了片刻:“說說看呢。”

“除了基本格鬥之外,我還額外學了冷兵器跟暗器,化學試劑調配,潛艇維修,直升機維修……坦克維修,埋地雷,拆裝地雷。”

李小甲見婁天欽冇多大反應,又繼續說道:“技術類的我也會,比如嗯……開挖機,裝載機、壓土機、推土機、叉車、平地機、建築塔吊、汽車吊車。哦,還有汽車日常美容跟電焊。”

婁天欽看著他的眼神,忽然變得複雜起來。

“你們教官是誰?”

“這個不能說,基地有規定的。”

婁天欽點了點頭,表示理解,但隨後吐出的話卻叫李小甲後頸一涼:“那麼工地那邊應該跟你現在所掌握的專業很對口纔是?”

李小甲驚得合不攏嘴,好端端的怎麼扯到工地上去了呢?

婁天欽語重心長:“你這一身本事,不去工地,太浪費了。”

“哈?”

“愣著乾什麼,還不走!”

考試時間一個小時,魏少雍第一個交卷,雖然不是滿分,但過分數線是一點問題都冇有的。

接著是樸世勳,唯一的滿分。

考過的人,紛紛離場,不得影響其他成員。

婁天欽是最鬱悶的,他不光得寫卷子,還得騰出時間來給後麵那個白癡抄答案。

李小甲腦子不好,但視力極佳,隻需掃一眼,就曉得上麵的內容了。

謝赫給他抄一半,婁天欽給他抄一半。

就這樣,幾個人磕磕碰碰,好不容易過關了。

婁天欽收筆入鞘,長長的舒了一口氣,總算能夠離開這個鬼地方了。

事實證明,婁天欽高興的太早,謝赫雖然說過,三天之後考試通過就可以離開。

但是,他所謂的離開,隻是離開這個教室,而非獲得自由。

接下來,他們得進行為期七天的勞動改造,欄杆,路燈還該擦還是得擦。

炎炎烈日之下,李小甲揮汗如雨,他一邊乾活,一邊打量著自己左右兩側。

這條流水線上統共十五個人。

除了一個儲君,剩下的不是總裁就是迪艾當地的土豪,一堆的人中龍鳳,就跟捅了馬蜂窩似的,李小甲忍不住再心中感歎:他何德何能能跟他們一起擦欄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