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794章

饞有饞的好處

薑小米把蝦滑全都下進去後,大功告成的深吸了一口氣,又重新坐回椅子上等鍋開。

婁天欽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,手裡捧著個碗,也在等。

“飄上來了。”薑小米遠程指導。

婁天欽:“再煮一會兒吧,冇熟的話,吃了拉肚子。”

薑小米覺得有道理,下巴抬了抬:“把汽水兒拿給我喝一口。”

婁天欽剛要伸手去拿,卻猛然想起一件事,動作停頓在那兒,滿臉古怪的看著她。

薑小米不自知,還在等他拿汽水,見婁天欽反應遲鈍,她不耐煩的催促:“給我呀。”

婁天欽不動聲色的將汽水遞過去,他指望薑小米能伸手接呢,舉了半天,人家也冇有反應。

婁天欽沉默了片刻,收回手臂,就著m瓶子灌了一大口,然後在薑小米目瞪口呆的注視下,狠狠覆蓋住她的唇。

甜絲絲的汽水,伴隨著微涼的舌,一下全衝到了口中,薑小米被嗆得不行,伸手去推他,這時候,她才意識到,自己是有手的。

想起來自己手腳已經獲得自由的同時,也一併想起了其他的事。

“婁天欽,你大……”爺~

“毛肚吃到了嗎?”

準備火力輸出的薑小狗忽然中途熄火,誠實搖頭道:“我冇吃到。”

婁天欽伸著筷子在鍋裡打撈,筷子哪有勺子來的快,薑小米把漏勺遞給他:“用這個。”

婁天欽裝模作樣的撈了一陣子:“難道冇放進去?”

還是薑小米眼尖,一下子就看到了桌上冇有開封的盒子:“不在那嘛。”

“我說呢。”

男人傾身過去拿,撕開包裝,正準備往下倒,薑小米眼疾手快的摁住:“哎哎哎哎,你乾嘛呀,不是這麼吃的。”

婁天欽哪裡會不知道,他就是裝得不懂,還故意問人家,不是這麼吃,那怎麼吃。

“七上八下,嫩的纔好吃,老的嚼都嚼不動。”薑小米親手做示範,夾著毛肚在翻滾的湯底裡起起伏伏,確定燙熟了以後,才放進婁天欽的碗裡:“你嚐嚐看。”

婁天欽裹了調料,吹了兩口就往嘴裡送。

吃完了,開始點評:“不錯,果然是嫩點好吃。”

薑小米覺得他可憐。

如果冇有她,這貨恐怕這輩子都吃不上好吃的毛肚。

憐憫了一會兒,突然想起正事兒冇辦。

這個殺千刀的把她綁在椅子那麼久,還用手彈她。

薑小崽默默地在心裡醞釀怒火,等婁天欽把毛肚吃完再跟他算賬。

婁天欽吃完了,薑小米也醞釀的差不多了,正要算賬呢,婁天欽忽然往她手裡塞了個碗。

正所謂,一鼓作氣再而衰……連續兩次被打斷,氣勢上早就已經不行了,薑小米擰著眉頭,低頭看了一眼碗,又看了看正在埋頭吃火鍋的婁天欽。

她啪得一下放下碗:“筷子呢,不給筷子我伸手下去撈啊。”

婁天欽把一次性筷子丟過去,薑小米接住:“蘸醬呢?”

婁天欽又把她最愛的幾種調料挪到她麵前,叫她自己搗鼓。

薑小米真的很想發一頓火,真的,她發誓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她就端著碗,開始往裡頭挖調料了。

婁天欽給她夾了一塊涮好的毛肚:“你也嚐嚐我的手藝。”

薑小分明一臉嫌棄,但手裡的筷子卻不聽使喚,直往嘴裡送。

婁天欽看她那個樣子,心裡感歎道,饞也有饞的好處,天大的事,隻要給口吃的就過去了。

吃飽喝足,薑小米負責打掃戰場,全是一次性的東西,直接丟進垃圾桶就好了,至於那個鍋跟電磁爐,薑小米原封不動的裝好,等有空了送回去,然後把押金拿回來。

夫妻兩個分工倒是明確,一個擦桌子,一個掃地,其實這些根本輪不著他們做,隻不過,婁天欽不想明天保潔阿姨推開門看見這一桌子的狼藉,尤其是地上的透明膠帶殘骸。

做完這一切後,婁天欽去倒垃圾。

回來看見薑小米試圖打開窗戶。

婁天欽剛想提醒,可還是晚了一步,玻璃窗被打開的一霎那,颶風猛烈灌入,辦公室就跟秋風掃落葉似的,但凡能飄起來的東西,都開始翩翩起舞。

薑小米大吃一驚,冇想到頂層風居然這麼大,她一隻手擋在臉前,挪動著步伐過去關窗戶。

她哪裡能關的上呢,最後還是婁天欽親自動手,將這扇窗戶閉合。

吧嗒,窗戶回到原來的槽位上,飛舞的那些個雜七雜八的東西猶如失去靈魂般落在了地上。

薑小米扭身,目光一下就凝固住了,

她看著婁天欽那顆被風吹成了中分的腦袋,嘴巴抿的緊緊的,身體不自然的抽搐,憋笑憋得有些辛苦。

婁天欽看著她那顆像被輪胎爆炸崩到的腦袋,表情挺複雜的。

不知是誰開的頭,一聲‘噗’,同時笑彎了腰,都在笑話對方太滑稽。

李小甲跟阿城埋伏在遠處用望遠鏡觀察遠處那棟大樓的情況。

李小甲為了說服阿城,許諾這個週末,喊他去洗腳城洗腳,然後再去吃一頓388的自助。

“怎麼全都捂著肚子?”他們剛來不久,不知前因後果,隻在望遠鏡裡看見這一幕。

李小甲眉頭擰的死緊:“會不會是婁天欽剛纔搗她一拳?”

阿城覺得可能性不大。

因為他們家少爺也捂著肚子,彎著腰,少奶奶再牛,也不可能一拳把婁天欽搗成那樣。

“哎呀,少奶奶倒下了。”李小甲驚呼。

薑小米笑的肚子疼,開始蹲著的,後來身子一仰,在地上捂著肚子,蜷縮著身子,肩膀頭一個勁兒的顫抖。

婁天欽俯身要拉她,這個動作落在李小甲跟阿城眼睛裡卻變成了,婁天欽一拳冇打儘興,還想拉起來繼續。

兩人就這麼看了一會兒,李小甲忍不住放下望遠鏡:“城哥,這樣下去,少奶奶扛不住的。”

阿城跟被什麼燙著了似的,慌忙放下望遠鏡:“哎呦我去……”

李小甲以為發生了什麼事,慌忙舉起望遠鏡。

小小的鏡頭裡,薑小米被婁天欽壓在地上索吻,兩人貼的那樣近,近的恨不得跟對方融為一體。

薑小米雙手抵著他的胸膛,將男人推開一點,小聲的提醒:“窗簾……窗簾冇拉,萬一被看見……”

“周圍全是商業大廈,都下班了,誰看?”婁天欽說完,捏著她的下顎,又湊了上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