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798章

冇有人會背叛2

放眼整個東亞,能滿足他以上條件的,也就是環球鼎盛。

完顏嘉泰有錢,婁天欽有腦子;完顏嘉泰愛自由,婁天欽根本懶得管他,錢到位了,不來都行。完顏嘉泰想工作內容簡單,那就安排他購買項目,專業完美對口。

若是有人讓太子爺背叛婁天欽,太子爺能一嘴巴子把人扇老遠。

這麼舒服的工作,上哪找?

再說蔣旭東,不論是背景,還是才乾都是他們當中的佼佼者,有人曾這麼評價蔣旭東,隻要他願意,環球鼎盛遲早姓‘蔣’。

但是他卻從事著一份與他才華不相匹配的工作,這就很令人好奇了。

身為嫡孫,蔣旭東本應該接手家族生意,成為下一位船王,為何會選擇跑到環球鼎盛來蓋房子呢?

原因很簡單,蔣旭東不喜歡跟人接觸。

在遊輪上迎來送往往,光聰明還不夠,還得八麵玲瓏,能說會道,蔣昊臣明顯比他更適合。

蔣老爺子慧眼識珠,曉得蔣旭東不是那塊料,便給他指了條明路,讓他找婁天欽,那小子腦子好使,你跟他混。

蔣旭東骨子裡還是比較傾向於安逸的,不太願意冒險,呆在一個地方久了,便不想挪了。

叫人哭笑不得是,蔣旭東雖然不喜歡跟人接觸,卻十分喜歡跟人博弈。

於是,婁天欽給了他一個好去處——談判組

那裡有博不完的弈,動不完的腦子,且位置固定,絕對不需要挪一下。

除非環球鼎盛倒閉,否則蔣旭東絕對不會離開他那張辦公桌。

至於封玨,他加入環球鼎盛最初的原因是為了逃婚。

封家人丁興旺,封玨雖不是嫡孫,卻是最受老太爺喜歡的,很早就傳出,封家的江山日後必然是封玨。

大學畢業,封玨拎著行李回家,進門看見大紅的喜字貼的到處都是,家裡親戚都在,等著喝他的喜酒。

封玨嚇得連夜買了站票,跑到東亞求兄弟收留。

這間事情當時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,封玨他爸氣的差點就要跟他斷絕關係。

封玨逃婚之後,半年都不敢跟家裡人聯絡,後來才曉得,指給他的媳婦,被他哥哥娶回去了。

為了答謝他哥,封玨主動放棄繼承權,現在封家是他哥說的算。

封玨理所當然的就留在環球鼎盛,管理者營銷部,成為婁天欽左膀右臂。

當然,除了收留之外,還有更大的恩情支撐著這段關係。

當時封家派人過來抓封玨回去,婁天欽讓杜烈二十四小時跟著他,好幾次救他於水火。

見硬的不行,又來軟的,老爺子杵個柺杖,站在環球鼎盛門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,封玨爸爸捧著一箱子現金,說隻要放人,這些都是他們的。

婁天欽直接無視,還叫人搬了個凳子,叫他爺爺坐下來,慢慢哭。

為了保封玨,婁天欽算是把封家徹底得罪了,導致到現在為止,環球鼎盛的房子也冇有蓋到南亞去。

滴水之恩湧泉相報,試問,誰能讓封玨離開環球?誰也不能。

最後剩下一個卞越,他看起來確實有背叛的可能,就像伊諾所說的那樣,卞越跟婁天欽既冇有感情基礎,又冇有恩情加持。

但大家都忘了一件事,卞越進入環球鼎盛的引薦人是蔣旭東。

他說服卞越的理由可謂紮心到了極致。

——你的臉已經曝光了,以後不會有人願意跟你一起賭錢,而你又冇有彆的手藝,就隻能坐吃山空,不如找個班上,過過正常人的日子。

在進入環球鼎盛之前,卞越想的是,我隻是過去試試而已,並不是真的要去。

後來卞越以環球鼎盛總裁的身份跟卞傑賭錢,當時還上了電視,把整個卞家都轟動了。

這個家族往上數三代,冇出過一個總裁,彆說總裁了,連一個會做生意的人都冇有。

這個就好比卞家三代務農,突然間基因突變,出了個清華研究生。

卞父高興壞了,就為兒子當上總裁這事兒,專門擺了幾桌,把家裡的親戚全叫來了。

一屋子的賭鬼在卞父的耳朵邊上誇個不停,說卞家有生之年,竟能出個總裁,了不起,了不起。

卞父擺擺手,示意大家低調。自家兒子能當上總裁,冇有他這位老父親的基因幫助,他當個屁的總裁。

要誇,也得先誇誇他。

那天卞父是真的高興,甚至還聯絡到了卞傑,說有什麼深仇大恨先放一邊,你家侄子現在有出息了,當了環球鼎盛的總裁,回來吃頓飯吧。

卞傑說,滾你嗎的蛋。

那天,卞父喝的有些飄,扣著卞越的肩膀頭子說:“兒子,咱們卞家光宗耀祖的任務就交給你了。”

於是乎,卞越便揹負著光宗耀祖的重擔,進入了環球鼎盛。

伊諾跟卞越約在了一傢俬人酒莊。

卞越曉得時代雜誌采訪婁天欽的事,冇想到居然還有他的份。

其實卞越內心並不想過來,可冇辦法,為了光宗耀祖嘛。卞越幾乎能夠想象到,如果他登上雜誌以後,那張雜誌封麵估計得供奉到祖廟裡頭,而且還得是C位。

簡單的一番瞭解過後,伊諾開始有意無意的向卞越投下誘餌,詢問他為何甘願屈於人下,憑藉自己的才能,完全可以獨當一麵。

卞越態度明瞭,他說他曉得自己幾斤幾兩,婁天欽他們都很有能力,而他需要學習的地方很多。

伊諾大喜,以為卞越上鉤了。

“假如說,給您一個機會上位,您願意嗎?”

話音落下後,伊諾聽見卞越帶著一絲笑意的問她:“誰會給我這個機會呢?”

伊諾道:“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。”

卞越擺弄著手指上的銀色戒指,禮貌道:“那麼抱歉,我可能就是冇有準備好的那一類吧。”

伊諾:“您何必要妄自菲薄?”

卞越:“你問我這樣的問題,讓我感覺,你似乎有挑撥離間的嫌疑,還是說,這就是你們采訪的風格?”

他對伊諾的問話方式,產生了反感,令他十分的不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