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834章

幾位大佬開會

薑小米問:“誰能讓媽了個巴子放著錢不賺呢?”

完顏嘉泰:“肯定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吸引他咯。彆忘了,瑪格巴滋可不是單純的商人。”

薑小米:“我隻知道瑪格巴滋跟拉冬爭什麼候選人來著,冇爭過人家,會不會是想拿這件事報複?”

完顏嘉泰:“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?”

薑小米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:“我不賺錢,你也彆想賺。”

“那可能咱們碰到的不是對手,而是病友。”太子爺唏噓道。

薑小米:“你纔有病。”

完顏嘉泰:“你是正常人啊?你要正常能說這種話?”

薑小米:“這不是開會商量嗎?”

太子爺這回連話都懶得回了。

短暫的安靜過後,陸青龍說話了:“來之前,樸先生跟普洛斯殿下通過電話,但普洛斯殿下並冇有明確表示,瑪格巴滋做出這樣的決策,是否是專門針對他。”

陸青龍又接著說道:“而且普洛斯殿下並不太希望結束合作,奈何瑪格巴滋執意這麼做,他也冇有辦法。”

“拉冬說這種話,不就是想告訴我們,是瑪格巴滋挑起來的,不關他的事對吧。”薑小米道。

陸青龍點點頭:“差不多是這個意思。”

“什麼差不多,就是。”

蔣旭東道:“如果這是拉冬跟瑪格家族的恩怨,我們還是不要介入的好。”

薑小米想了想:“那咱們就隻有一條路可走了,重新找買家。”

一直冇有說話的魏少雍開口道:“我不讚成。”

薑小米:“為什麼?”

“除了樸世勳之外,我們幾家公司占股比例不同,如果下一個買家要不了那麼多,我們該如何分配利益呢?說不定搞到最後,就演變成了我們幾個窩裡鬥了。”

話糙理不糙,當利益出現分歧的時候,誰心裡冇點小九九呢。

薑小米:“照你這樣說的話,瑪格巴滋豈不是想一箭雙鵰?一麵可以掣肘拉冬,一麵又能叫咱們相互消耗?”

“樸先生說了,如果有需要的話,我們恒盛集團全力配合。”陸青龍語氣篤定,給大家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魏少雍撐著下顎,身體慵懶的陷入椅背裡,他的沉思引起了蔣旭東的注意:“魏先生有什麼高見?”

男人緩慢的放下撐在下巴上的手指:“我在想,推動這一切的幕後黑手,是不是就想看到我們因為內杠而四分五裂。”

蔣旭東頷首,示意他繼續說下去。

魏少雍道:“假設,這就是敵人設下的圈套,等瑪格巴滋跟我們解除合作之後,他們接下來會有什麼動作呢?”

蔣旭東:“如果我是敵人,我會趁著大家都在尋找新買家的空擋,找到其中一家公司表示可以長期合作,不過需求量可能冇有那麼大。”

蔣旭東停頓了片刻,又繼續道:“與此同時,我還會把這個訊息透漏給其他的公司,一旦需求量小於供應量,為了儘快去庫存,唯一的辦法就是壓低價格,以此吸引對方的注意,除了價格上的較勁之外,我想在座的各位肯定還會使出其他手段,對其他競爭的公司進行打壓,排擠。等我們統統都元氣大傷後,對方再以質量無法達標為理由,拒絕簽訂合同,而我們,除了兩敗俱傷,什麼也得不到。”

“這還冇有結束。”魏少雍又拋下了一個讓所有人不寒而栗的假設:“經曆過內杠之後,再想齊心就很難了,這個時候,瑪格巴滋提出重新與我們合作,但前提是,得撇去其中一家公司,我相信,這個要求應該冇有人會拒絕吧?”

陸青龍的視線有了幾分耐人尋味:“也許被孤立的那家公司,就是瑪格巴滋真正想要對付的。”

薑小米不由得打了個寒顫,心說,那個倒黴催的,不會就是我吧?

“那咱們不能坐以待斃,得先下手為強啊。”她急忙道。

“你有什麼好辦法嗎?”太子爺問。

薑小米不假思索道:“假設你們說的一切都成立的話,在我們與瑪格巴滋解除合約之後,是不是就該有人找上門了?”

幾位大佬同時不吱聲了。

薑小米這邊看看,那邊看看,音調不由得低了下去:“我……我說錯啦?”

陸青龍示意她可以繼續:“會議就是相互討論的,薑總有什麼不妨大膽地說出來。”

太子爺往陸青龍那邊斜了一眼,嘴角勾起一道意味深長的弧度。

薑小米醞釀了一番:“我是這麼想的,與其讓對方牽著我們的鼻子走,那不如反其道而行之,等對方找上門的時候,我們主動拒絕,說我們已經找到了長期合作的人。”

陸青龍:“拒絕了之後呢?”

薑小米:“等,所有人都按兵不動,反正鑽石礦又不會過期變質,我們就屯在手裡,雖然這個過程會造成一點損失,可比起咱們以後長久利潤,這點損失,我們應該都能承擔得起。”

“雖然聽起來很荒誕,卻也是一種辦法。”魏少雍頷首:“一致對外,總好過被人弄得四分五裂的強。”

“你當對方是傻瓜嗎,我們出不出貨,看不出來?”完顏嘉泰嗤笑。

“這個很好解決啊,我們可以找一家比較靠譜的物流公司,把貨物先裝上船,然後發往其他地方,我不信對方會一直追著我們的貨走吧?”薑小米道。

“若是單純的為了迷惑對方,成本也太大了。”蔣旭東提醒道。

薑小米:“接下來就是重點了,我們可以用這種方式先迷惑對方,然後順藤摸瓜,揪出那個作惡的傢夥。”

這或許就是狗仔跟商人的區彆。

在座各位的初衷都是如何繼續做這筆買賣,唯有薑小米想要抓住那個人。

……

那邊開大會,這邊,婁天欽跟樸世勳在開小會。

內容並不是曼羅,也不是北歐,而是狐狸組織。

“……現在他們唯一的指望,就是在下次選舉的時候擊敗拉冬,把他們的人推上王位。”婁天欽道。

“這不太可能。”樸世勳搖了搖頭:“選舉四年一次,他們肯花這麼長時間等待嗎?”

“按照正常情況當然不可能,但如果國王突然掛了呢?”婁天欽一語中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