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幕降臨,電視上播放著一則有關於暴風雪的天氣新聞,東亞在今晚即將迎來入冬的第一場雪。

餘管家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,而後小心翼翼的看向婁天欽:“少爺,剛纔打過電話,少奶奶說晚上不回來吃。”

婁天欽哦了一聲,默不作聲的提起筷子往碗裡夾菜。餘管家曉得兩口子還在慪氣,都在氣頭上說什麼都冇用,還是要等某一方先冷靜下來才行。

吃過飯後,婁天欽看可一會兒財經新聞,抬頭看了看牆上的大擺鐘,硬挺的眉毛立刻皺出了一個川子。

八點半了。

手機在手裡來迴轉著,跟盤核桃似的……

八點四十分,婁天欽低頭鬼使神差的點開手機追蹤係統,看看薑小米究竟在哪兒。

連接上信號以後,代表著薑小米的小紅人兒一路蜿蜒曲折的在地圖上晃悠,一會兒是公司,一會兒是理髮店,最後的落腳點是一家意大利餐廳,而後那個小紅人就冇再動過。

做頭髮,吃意大利餐,挺會享受哈。

餘管家跟鬼似的突然出現在他身後:“少爺,電視上說晚上有大雪,要不要派個車去接少奶奶?”

婁天欽運了會兒氣,終於說了一句讓餘管家心花怒放的話:“等下我去接。”

從彆墅到那家餐廳有點距離,婁天欽說是等會兒,其實說完這話以後就出發了。

一路暢通無阻的開到飯店樓下,婁天欽敲打著方向盤,思索著要不要上去來個‘偶遇’什麼的。

這時,手機忽然亮了起來,拿過來一瞧,居然是完顏嘉泰打電話給他。

大拇指在螢幕上輕輕一劃,電話被接通了。

“老大,你在哪?”

“乾嘛?”婁天欽單手撐著方向盤,神態自若的看著外麵來來往往的車輛。

“出大事了,我看見你家狗仔跟樸世勳一塊兒吃飯,兩個人還聊的很開心呢。”

婁天欽的表情瞬間變得鋒利起來。

“在哪家飯店?”

“黃東大道,一家意大利餐館。”

婁天欽挑眼看了一下頭頂的招牌,絲毫聽不出喜怒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……

“……真的很抱歉,讓你受牽連了。”樸世勳表情真誠的舉起杯子。

薑小米渾渾噩噩的用果汁跟人家乾了一杯後,忽然醒悟過來:“那個日本女人是你的未婚妻?”

樸世勳想了想:“應該說曾經是。”

“完了……”她瞬間跟霜打的茄子似的,癱軟在凳子上。

“怎麼了?”樸世勳見她無精打采的,不由得好奇起來。

“你怎麼不早說呢……這下死翹翹了。”昨天她把婁天欽罵的跟孫子似的,連忙用手捂臉,這回糗大了。

樸世勳被她弄得雲裡霧裡,不禁勾起唇角:“需要幫忙嗎?”

薑小米一邊搖頭,一邊哭喪道:“我自己能解決。”

樸世勳眉眼低垂下來:“是不是關於婁天欽的?”

“哎?你怎麼知道?”薑小米驚悚不已,這廝會讀心術嗎?

樸世勳輕笑:“大學的時候選了一門心理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