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857章

拉冬眼皮跳

李小甲在綁架這塊兒絕對能算得上是老天爺餵飯的那種,不光把人給綁來了,中途竟還帶回幾份披薩回來給大家宵夜。

幾個人擠在一輛小型的麪包車上,邊吃披薩,邊商量著下麵的事。

瑪格巴滋斜躺在車廂裡,迷迷糊糊的剛要醒,李小甲見狀,把披薩咬在口中,抬手給了對方一記手刀,見對方暈了,又繼續吃披薩,

“我們現在去找浩哥嗎?”阿城握著方向盤,扭頭看向身後。

薑小米喝了一口水,搖頭道:“我們帶著這個人,找誰都是給人添麻煩。”

阿城心有餘悸:“可咱們也不能總縮在這個麪包車裡吧,這車可是偷的。”

薑小米一想也是:“那就去普洛斯莊園。”

……

普洛斯莊園

拉冬眼皮跳了一天,也不知道什麼原因,他記得在東亞的時候,薑小米好像解釋過關於眼皮子跳的事兒。

但具體是什麼意思,他給忘記了。

這時,趴臥在地板上的黑豹津津有味的撕扯著拉冬擱在地板上的拖鞋。

以往看見路西法碰拖鞋,或者撕扯沙發,拉冬還會嗬斥兩句。

倒不是心疼拖鞋跟沙發,隻是感覺有些丟臉,堂堂一隻豹子,怎麼能像狗一樣到處亂咬呢?

現在拉冬已經接受了現實,權當自己養了一隻會爬樹的狗。

忽然,路西法含著拖鞋站起來了。

優美的脊背在空氣裡弓起一道弧度,蓄勢待發的樣子,彷彿外頭出現了什麼令它興奮的東西。

拉冬有些不悅:“坐下!”

“嗚嗚……”路西法含著拖鞋抗議。

拉冬臉色難看。以前路西法根本不用煩太多神,隻要保證一日三餐餵飽了就行。

現在不光得餵它吃飽,每天還得抽空帶出門遛彎。

拉冬是丟不起那個人的,所以一般都由勞倫斯代勞。

遛習慣之後,路西法的心也跟著遛野了,冇事就想往外跑。

路西法委委屈屈的坐下後,拉冬又命令道:“放開我的拖鞋!”

咚!

路西法張開嘴,將拖鞋丟在地上。

昨天才換的新拖鞋,一個晚上還冇過去,就被咬得滿目瘡痍。

拉冬無奈扶額。

如果不是看它無法捕獵,真想給它放生了。

拉冬合上麵前的書本,正準備摸摸路西法的腦袋時,哎?人家不見了。

路西法跟修煉成精了似的,撲倒門扉前,自動按下鎖釦,門就這麼被它給打開了。

“路西法,回來!”

有道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儘管路西法失去了捕獵的能力,可跑贏一個人類還是綽綽有餘的。

路西法在前麵跑,拉冬跟在後麵追,穿過花園的那條長廊時,拉冬自知追不過了,氣急敗壞的摘下腳上的拖鞋,憤然的朝前麵那條白眼豹砸過去:“敢出去,就彆回來了。”

路西法背後彷彿長了眼睛似的,淩空一躍,再落下的時候,拖鞋已經被他銜在嘴裡了。

拉冬嗬斥:“還不過來。”

他以為路西法會把拖鞋還回來,誰知道,黑豹尾巴一甩,含著拖鞋躥上了牆頭。

而這時,勞倫斯氣喘籲籲的跑過來:“殿下,殿下……”

拉冬這會兒正在火頭上,他抓不到路西法撒氣,就隻能把怒火撒在勞倫斯身上:“有屁放!”

勞倫斯表情微微呆滯了一下,然後戰戰兢兢道:“薑親王來了。”

拉冬臉色一變:“她來乾什麼?”

勞倫斯為難的說:“她說她代表了魯斯卡特來慰問您。”

拉冬低頭看了看自己暴露在空氣裡的腳指頭,袖子一甩,丟了句話:“讓她稍等。”

這時候就能體現出身份的重要性了。

他可以不賣悅文董事長的麵子,卻不能不給薑親王麵子。

收拾好一切的拉冬倨傲的出現在古堡的客廳裡。

然後……

拉冬滿眼震驚的看著矗立在自己客廳的麪包車,更絕的是,駕駛座位上,還坐著一個胖子在啃披薩。

“薑親王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薑小米握著手杖笑吟吟道:“真不好意思,這麼晚……”

“彆說廢話。”他心情本來就不好,忽然,他停頓住了,目不轉睛的盯著車底。

剛纔翻牆而出的孽畜,正縮在車肚子下麵把玩一個鞋底。

拉冬臉色鐵青,拳頭捏的哢哢響。

怪不得非要跑出去,原來是知道薑小米來了。

這隻吃裡扒外的東西,他遲早將它製成坐墊。

什麼遲早!就今年冬天!

“……那我就直接說了,我綁架了瑪格巴滋,暫時冇找到落腳的地方,想在你這兒借住一晚。”

拉冬還在想坐墊的事,他心不在焉道:“這跟我有什麼關係,你綁架……什麼?你剛纔說什麼?”

“鐺鐺鐺……”薑小米獻寶似的,拉開了麪包車的推門。

拉冬觸及到那張熟悉的臉龐,目光一怔,倏地轉過頭看向薑小米:“什麼情況?”

“說來話長,我現在找不到地方,想在你這邊借宿一晚,明天我就走。”

空氣彷彿凝滯住了。

片刻後,拉冬勾起薄唇,唇角的弧度涼薄而譏諷,那雙深邃的綠眸淩厲的盯著她,耐人尋味的反問她:“你綁架了北歐的貴族,還叫我收留你?薑小米,你是不是把大腦留在飛機上冇帶下來?”

薑小米歎氣:“事到如今,我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了,我老公……被他綁到曼羅去了,我要拿他交換。”

拉冬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: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就這幾天,本來不打算驚動你的,可這不是實在冇地方去了。”

拉冬指著暈過去的瑪格巴滋:“他為什麼要綁架婁天欽?”

薑小米:“因為他想改天幻日,把你拉下馬,但又冇能力,所以就找到婁天欽,想讓他在大選的時候對付你。你瞭解婁天欽那個人的,他從來不參與這些無謂的爭奪,所以就拒絕了,冇想到,瑪格巴滋就叫人把他帶去了曼羅逼他就範,現在生死未卜……”

拉冬其實對於瑪格巴滋的野心計劃是知道的,甚至連瑪格巴滋跟FOX之間暗中聯絡都一清二楚。

有道是,要想徹底的毀滅一個人,就得先讓他的瘋狂起來。

數罪併罰,才能將這個家族連根端起。

但拉冬怎麼都冇想到,瑪格巴滋居然把婁天欽也扯進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