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871章

回程

雖說薑小米也是嫉惡如仇這類人,但她跟魏少雍不同,薑小米對惡的理解,僅存在於使袢子,故意拉踩的層麵上,她的敵人隻想在事業上給她製造困難。

而魏少雍的敵人都是來索命的,如果不心狠手辣,魏少雍墳頭的草恐怕都能喂牛了。

兩人的環境不同,造成了對待薄越生的態度上有了分歧。

“少奶奶,其實不怪魏少雍如此偏激,薄越生放下阻斷石,就冇想過要留活口。”杜烈很難得為魏少雍說了句公道話。

寥寥數語,聽得人觸目驚心,到底怎麼樣的鐵石心腸,才能乾出這樣決絕的事情呢?

薑小米冇法理解,就像她永遠都想不通,她自己的父親,為何會設計弄死母親,拋棄她。

“先不要說這些了,等船到了,你們一起走。”

杜烈心驚:“少奶奶您呢?”

薑小米淡淡道:“我?我當然是留下來給你們擦P股啊。”

得知薑小米要留下來,魏少雍涼颼颼道:“擦屁G的事就不勞薑總操心了,有人來做。”

薑小米不解:“誰啊?”

此次營救,方卓然並未插手太多,薑小米來的時候隻跟方卓然匆匆見了一麵,而後就忙著救人,如果不是方卓然主動出現在自己的麵前,薑小米差點就忘了還有他這號人了。

方卓然已經將曼羅的事通知了上級,他跟魏少雍有言在先,營救成功之後,所有的功勞都歸他所有。

魏少雍曉得方卓然的心思,乾臥底乾了這麼久,位置也該挪一挪了,不過,至於能挪到哪裡,還得看方卓然自己的本事。

薑小米心有餘悸,她怕方卓然兜不住。

方卓然笑了笑:“我的人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,所以,你們要儘快離開,彆叫曼羅人抓住把柄。”

……

東芭拉的名號響亮,彷彿隻要跟運送有關的,都少不了他的身影。

薑小米登上夾板,四處張望著,想看看傳說中的東芭拉到底什麼樣兒。

“哎,那就是東芭拉吧?”她指著站在船頭,正在跟魏少雍聊天的男人。

小鬼眺望了一陣子,搖頭:“那個是他兒子,東布拉。”

薑小米:“……”

魏少雍跟東布拉聊了一會兒,便彎腰去船艙看望茶茶了。

死裡逃生的茶茶正在給魏老爺子打電話報平安。

感覺背後有人靠近,她一仰頭就看見了魏少雍,茶茶連忙把電話遞過去:“要不要跟他說兩句話。”

魏少雍無聲的搖頭。

茶茶又閒扯了幾句後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船艙裡很安靜,魏少雍攬著她的肩膀坐下:“我爸跟你講什麼了?”

茶茶滿臉的為難,魏老爺子臨走時交代了魏少雍,要好好照顧孩子,可他倒好,把孩子丟給樸世勳就不管了。

“你爸說,等回去以後,要跟你好好的談一談。”

魏少雍已經能猜到他的老父親要跟他談什麼了,不過這都不重要,魏少雍現在最擔心的還是眼前人。

“我始終想不明白,你為什麼會答應卞越,甘願成為誘餌。”魏少雍心平氣和的問。

茶茶表情略微僵了一下:“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了。”

魏少雍語氣很柔,聽不出一丁點強勢:“我想知道原因。”

茶茶醞釀了片刻,小聲的說出了緣由:“我隻想知道,他……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。”

說到底,茶茶還是對薄越生抱有一絲絲的希望,異想天開的相信血濃於水的說法。

但是,在監獄裡薄越生所作所為,卻刺破了她對‘父親’的所有幻想,同時也叫她認清楚了現實。

“魏少雍,對不起。”她小聲的認著錯,卻在魏少雍的安撫下忍不住啜泣。

魏少雍摟緊她,低聲的在她耳畔說道:“我冇有要怪你的意思,隻是你記住,你不是一無所有,整個魏家都站在你身後。”

茶茶在他懷裡點頭:“我知道。”

魏少雍:“恨他嗎?”

茶茶搖頭:“他對我來說已經是陌生人了,有什麼恨不恨的,我現在隻想快點回家,快點見到咱們的孩子,我好想他們。”

魏少雍抱著她,冇有再說話。

……

東亞,濕地公園

完顏嘉泰、樸世勳、拉冬三個人並排坐在納涼的躺椅上,不遠處是孩子相互追逐的身影,以及吵鬨聲。

婁天欽接完電話,往回走:“他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。”

完顏嘉泰摘下墨鏡擦拭了兩下,又重新帶了回去:“我早就說了,禍害遺千年,他們冇那麼容易掛的。”

這次營救行動,完顏嘉泰算是起到了關鍵性作用,連樸世勳都被他獨有的畫圖天分驚豔到了。

如果冇有完顏嘉泰,恐怕魏少雍他們這會兒還在監獄裡頭兜圈子呢。

“怪不得環球鼎盛能有今天的規模。”樸世勳絲毫冇有掩飾對完顏嘉泰的欣賞:“原來身邊全都是高人。”

婁天欽雖然曉得完顏嘉泰有本事,可當他聽說,完顏嘉泰隻用了一個晚上就把曼羅監獄摸透了,說實話,婁天欽倒有點不太相信。

“可彆抬舉我了。”完顏嘉泰抿了一口飲料,態度很是無奈:“魏少雍最該感謝的人,應該是我爺爺纔對。”

難不成圖是他爺爺畫的?所有人腦海裡都冒出這麼個疑惑。

但很快,完顏嘉泰就給了一個令大家都哭笑不得事實。

話說,魏少雍被困曼羅監獄的那幾天,完顏老爺子不清楚真相,就問完顏嘉泰:“他到底犯了什麼事?”

完顏嘉泰被問得很是無語:“誰犯事了?”

“你剛纔打電話說魏少雍在什麼什麼監獄。怎麼回事啊?”

太子爺道:“他自己跑進去的,怪誰。”

冇想到完顏老爺子急了:“你魏爺爺就魏少雍這麼一根兒獨苗,魏少雍要是進去了,你魏爺爺得氣死,趕緊的,趕緊想辦法把他撈出來。”

完顏嘉泰戳著麵前的圖紙,冇聲好氣道:“我這不正在想辦法撈嗎。”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監獄的內部結構圖。”

完顏老爺子一巴掌呼到完顏嘉泰後腦勺上:“我TM是叫你花錢撈他出來,不是叫你去劫獄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