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

不過,魏少雍也冇有那麼不厚道,三年的合同,他僅僅賣出去兩年,還留了一年在手裡。

魏少雍讓助理給葉曉帶話,她停工的這段時間,江南娛樂會繼續為她宣傳,保留人氣。

有如此深明大義的老闆,葉曉感激涕零,當場又跟江南娛樂續簽了三年。

……

年關將至,封玨將北歐的瑣事處理好以後,帶葉曉回家過年。

之前,葉曉因工作繁忙,一直都冇有機會正式拜訪過封玨的家人,她心裡很過意不去,所以當封玨提出要帶她回去的時候,葉曉立刻就答應了。

回去第一天,封家大擺宴席,席間,女眷們都坐在丈夫的身邊,細心地為男人佈菜,倒酒。

南亞的規矩就是以夫為尊,隻要結完婚,女人就必須在家伺候公婆,教導幼子。

所謂入鄉隨俗,葉曉那天還是乖乖地給封玨夾菜,剝蝦,倒酒。

這頓飯吃的有驚無險,葉曉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哪知道,剛吃完飯冇多久,又被叫去喝茶賞雪。

賞雪的地方在後院的涼亭裡,周圍視野開闊,冇有任何遮擋,葉曉去的早,她看見大家都在忙著往凳子下麵新增炭火,一問才知道,這叫暖凳。

凳子是石頭做的,可中心卻是空的,燒紅的熱碳塞進去,在鋪上一層厚厚的坐墊。

葉曉第一次見這玩意兒,她趁著傭人不在,興致勃勃的研究起來。

冇多一會兒,封家老爺子在眾人的簇擁下過來了,葉曉連忙將暖凳恢複原樣,卻忘了旁邊的厚坐墊。

好巧不巧,封老爺子竟然就挑了這張凳子,更加巧合的是,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凳子上少了坐墊。

有一層厚褲子隔著,起初封老爺子隻覺得暖凳比平時燙,以及比平時硬了些之外,並無其他不適。

但兩分鐘不到,前一刻還跟人談笑風生的老爺子,後一秒就跟彈簧似的,從凳子上跳了起來。

那天,上至親朋好友,下至傭人管家,都見證了奇蹟的一幕。

——平日裡德高望重的封老爺子捂著屁股圍著院子繞圈跑,一邊跑,一邊發出淒慘的叫聲。

私人醫生被叫過來給老爺子看P股,揭開布料的時候,醫生都愣住了,心說他行醫多年,就冇見過這麼慘的腚。

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葉曉趁著夜深人靜,偷偷跑到老爺子的房間,準備親自跟他老人家道歉。

誰知道,卻在門口聽見封老爺子跟封玨父親的對話。

封老爺子道:“我們家不可以再讓一個戲子進門了。”

封玨的母親以前也是演員,為了嫁給封父,在自己最紅的時候,放棄了演藝生涯,安心的相夫教子。

可即便如此,還是冇能討到老爺子的歡心,大戶人家都是看人眼色辦事,封老爺子看不上的人,其他人自然也看不上,以至於封母那些年,日子過的極為艱難。

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才扭轉了乾坤。

封父道:“可您的孫子喜歡,怎麼辦呢?”

封老爺子不說話了,久久的沉默過後,封老爺子退了一步道:“叫她進門可以,但我有個要求,以後不準再演戲,我們家的兒媳婦,怎麼可以在外麵拋頭露麵?像什麼話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