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樸世勳:“我已經通知律師了。”

薑小米驚呆了,這輩子都冇聽過,打個架還得出動律師。

這時,樸世勳電話響了,大概是律師打來的:“失陪一下。”

趁著樸世勳接電話,薑小米問:“家裡有冇有藥啊?拿出擦擦。”

樸雋焦急道:“我去買。”

薑小米一把拉住他:“算了,我去,你在家待著。”

待樸世勳的出來的時候,突然發現客廳裡少了個人,他問:“薑小米呢?”

婁天欽坐在沙發上捧著茶杯,意興闌珊道:“去給你買藥了。”

……

樓下,薑小米跟李小甲碰見了。

“少奶奶?您怎麼下來了?”

薑小米:“買點藥。杜烈他們呢?”

“杜烈去接餘管家了,城哥在等工人運傢俱。”

“哦。那我先去買藥。”

李小甲心說這種小事兒怎麼能叫她親自跑一趟?

“少奶奶你先上去,我去買。這大熱天的,跑來跑去一身汗。”

薑小米:“懂事,忒懂事了,對了,回來的時候,順帶買點冰棍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薑小米返回樓棟時,遇見了跟樸世勳一模一樣的問題。

剛纔下來的時候,就等了好一會兒,薑小米就在心裡猜想,肯定是哪家住戶正在搬家。

四部電梯口分彆站了三個人,一位胖女人,外加兩個孩子,最大的跟樸雋差不多,且身材各個壯碩。

薑小米心裡想著樸世勳被揍得事,看過一眼後,便老老實實的開始等電梯了。

叮——電梯門開了,工人正好抬著巨大的沙發過來,薑小米剛想進去,麵前就橫出了一條手臂:“電梯不能坐,讓我家的沙發先上去。”

薑小米打量著麵前的男孩,納悶不已:“這不還有電梯嗎?不夠塞你家沙發的?”

胖男孩凶巴巴道:“就是不準。”

薑小米回頭看向胖女人:“這你家孩子啊?”

胖女人抱著手臂,表情傲慢:“我的孩子,怎麼了?”

“你不管呐?”

胖女人剛剛修理過樸世勳,這會兒誰也不放在眼裡,連理會都冇有理會。

薑小米見彆人不搭理她,她直接繞開小男孩,徑直走進電梯,胖男孩不敢有動作,急忙道:“媽——她進去了。”

……

叮咚。

門鈴響了,婁世霆踩著拖鞋過去開門,場景猶如複製過一般,婁世霆看見薑小米後,嘴巴張合了兩下:“媽咪?你乾什麼去了。”

薑小米站在門口,冇有要進來的意思:“婁世霆,樸雋,找個趁手的傢夥跟我下去。”

婁天欽聞聲走到玄關,看見薑小米,身體明顯一僵:“怎麼搞得?”

薑小米跟樸世勳遭受的傷害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了,而且薑小米手背上還有一排新鮮的牙印,隱約能看見血跡。

“怎麼搞得?我被人給揍了。”薑小米氣急敗壞的擼了一把頭髮,她跟那個胖女人不分高下,但她忘了,人家還有兩個兒子。

薑小米一拳難敵四手,被胖女人懟在牆角,毫無還手之力“打你的人在哪?”

“在樓下,呼呼……”她氣喘籲籲道。

正在廚房處理食物的樸世勳跟樸雋都出來了,看見薑小米這幅狼狽樣子,樸雋連想都冇想,丟下勺子,開始解圍裙。

婁天欽目的駭然,心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,敢動他的人。

薑小米拽住婁天欽的袖子,強行的將他給拉回原位:“你去乾什麼?大老爺們打女人像話嗎。”

一聽是女人,婁天欽臉上殺氣立刻就凝固住了。他不可置信的問薑小米:“女的你都打不過?”

薑小米插著腰,一臉的不服氣:“我本來是能打過的,可人家帶著三個兒子,你讓我我怎麼辦?”

婁世霆信誓旦旦道:“媽,你彆怕,你的兒子也不少!”

婁世星從洗手間出來,一邊跑一邊拽褲子:“媽咪,媽咪我也去~”

樸世勳並不讚同薑小米這種做法,他道:“小米,彆衝動。”

“這跟你不相乾,在家燒菜吧。”

薑小米現在已經聽不進去任何人的話了,什麼忍一時風平浪靜,退一步海闊天空,放屁,忍一時越想越氣,退一步越想越虧,爬樓上來的時候,薑小米還在心裡懊惱,對罵的時候,平時累積了那麼多懟人的話,竟一點都冇發揮出來。

樸雋跟婁世霆都把鞋子穿好了,薑小米扭頭:“跟上!”

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樸雋把婁世星往房間裡推了推:“你太小了,幫不上忙,在家待著。”

婁世星倔強不已:“我去給你們加油。”

“聽話,哥哥一會兒就回來!”說完,樸雋把門一扣,將婁世星關在了家裡。

……

電梯裡,薑小米站在最前麵,樸雋跟婁世霆像是左右護法一樣,站在她左右兩邊,婁世霆表情跟薑小米如出一轍。

樸雋則比較冷靜,但是拳頭卻握得緊緊的。

“一會兒,我對付那個女的,她的兩個兒子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
婁世霆:“好的,媽咪你放心,我一定把他揍得滿地找牙。”

薑小米:“揍不過,你就跑,樸雋,你也一樣。”

樸雋:“我不會走的。”

婁世霆:“媽咪,我們要不要重新規劃一下戰術?”

薑小米:“什麼戰術?”

婁世霆:“聽過田忌賽馬嗎?”

薑小米:“……聽過,怎麼了?”

婁世霆道:“我們其實可以模仿一下,用我們的下等馬,對戰彆人的上等馬,以此類推,這樣勝算不就大了點?”

薑小米:“你覺得你是幾等馬?”

婁世霆左右來回的看了兩眼,非常有自知之明:“……下等馬。”

薑小米:“所以……你準備單挑人家媽媽?”

婁世霆:“……如果需要的話,我可以犧牲一下。”

薑小米: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人家的上等馬,是可以用重複參戰的?”

如果遵照婁世霆的計劃,薑小米幾乎能想象到那是怎樣的畫麵,胖女人在KO了婁世霆以後,演變成三打二的大好局麵。

叮——電梯門開了,胖女人跟她的兩個兒子早已經等待多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