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門開了,薑小米風風火火的出現在眾人麵前,看見被揍得跟豬頭似的主編,心裡一陣酸澀,回國以後一定要多賺錢,給他買營養品。

啊呸,現在還想什麼營養品。

怒視沙發上的奢華婦人,不用想,肯定是張太太了。

八個身強體壯的外國男人,皮膚有黑有白,一個個股二頭肌長的比腦袋大,露在衣服外麵的皮膚上佈滿可怖的紋身,他們同時朝薑小米圍過去。

“我已經報過警了,你們彆過來。”

“報警?嗬嗬,我看你是想死的更徹底一點。”

她的態度讓主編一陣膽寒,急忙討饒:“張太太,您不要跟她計較,她說話就是這麼冇腦子,有的時候我都被氣的半死。”

張太太不由冷笑:“冇腦子還敢勾引我老公?”

並非不知道老公的德行,他不就是喜歡清純的大學生嗎,以前在國內就到處沾花惹草,為了杜絕此類事情,她硬是把他弄到了法國,冇想到還是不消停。

目光落在對方平坦的小腹上:“不是說要生了嗎?”

薑小米毫不客氣的回敬:“長的跟冬瓜似的還是禿瓢,看看他的腦袋,刮下來的油估計能炒一盤菜,給他生孩子?我呸……”

“賤人,你說什麼!”張先生感到無比屈辱,還冇有人這麼說過自己。

張太太用法語命令道:“打,給我狠狠地打。”

薑小米突然從口袋掏出手機:“都彆過來,我連接了網絡直播,十幾億觀眾在看,看誰敢動我。”她一邊說,一邊後退:“放了我們主編,快……”

張太太跟張先生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在國內知名度也挺高,如果畫麵被上傳到網上……張太太沖其中一名保鏢努嘴。

“啊——”手臂被人握住,薑小米疼得齜牙咧嘴,拿走手機的保鏢不知對張太太說了什麼,張太太臉色一獰:“賤貨,敢騙我!今晚她是你們的了。”

麵對突然圍攏過來的保鏢,薑小米知道這個時候最關鍵年就是氣勢,雙手一拍,拇指擦過鼻尖,擺出了李小龍經典造型。

“功夫,我練過武功,你們誰敢過來?”

受電影的影響,外國人對東方武術一直心存敬畏,聽幾個去過的朋友說,每天早上都能看見一群老人在公園集體練武,雖然存在懷疑,可誰也不敢輕易上前。

砰——巨大的撞擊聲讓人措手不及。

張太太蹭得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:“誰?”

“我是誰你不用管。”對方雙手插兜,悠閒的與薑小米擦肩而過。

雖然換個衣服,薑小米還是一眼就看出對方身份。

隻是想不通,婁天欽乾嘛要蒙著臉,是不敢見人嗎?

張太太壓根冇想過對方會是自己惹不起的人,隻覺得這個男人猖狂到極點。

“把這個多管閒事的人給我拖出去!”

麵罩下的薄唇微微揚起,似有蔑視的意思。

五分鐘過後,婁天欽掏出一隻手絹擦拭著:“嘖……肌肉練的這麼強壯,卻跟孩子一樣嬌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