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汪大海手裡的這本書可不是外麵賣的印刷版教材,而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瑰寶,裡麵記載了各種疑難雜症,每一頁都彙聚了祖輩們的心血。

所以每次汪大海遇到解不開的難題,都會翻一翻。

就這麼著,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,汪大海忽然驚呼;“找到了,終於找到了。”

亞瑟緊繃的那根弦猛然放鬆,就剛剛這麼一會功夫,他像是從鬼門關繞了一圈。

汪大海道:“雖然我找到了病例,但治療起來,卻並不簡單。”

亞瑟:“我到底得的什麼病?”

汪大海低頭看了看剛纔翻到的那一頁:“這個病叫劉大壯病血癥。”

亞瑟:“啥?”

汪大海:“劉大壯病血癥。”

亞瑟用實際行動演繹了一把什麼叫‘垂死病中驚坐起’,剛剛還是平躺,倏地一下子就坐直了:“你彆欺負我聽不懂東亞話,這是病嗎?你特麼是人名好吧。”

汪大海示意他不要激動,先聽他慢慢說:“我們中醫世家一般冇見過的疑難雜症都是以病人的名字命名,你看,這一頁上寫著的嗎,我冇有必要騙你啊。”

亞瑟探頭過去,隻見泛黃的紙張上赫然寫著‘劉大壯病血癥’幾個大字,而且還是用毛筆寫的。

年輕的國王呆怔了片刻後,心衰大於心死。

蔣旭東安慰道;“既然查到了病例,治療隻是時間的問題。亞瑟,你不用這樣灰心喪氣。”

亞瑟有氣無力道:“你以為我想嗎?”

劉大壯病血癥光聽名字就已經很絕望了好嗎。

病痛不在自己身上,蔣旭東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。

於是就問道:“你時間應該安排好了吧?”

雖然蔣旭東不知道亞瑟為何會選擇蔣家,不過,老爺子說了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既然有人向他們求助,豈有不幫的道理。

現在蔣旭東擔心的是,這個病治療的時間不會短,亞瑟長時間停留,是否出現意外。

亞瑟道:“我已經派人封鎖了金麥宮,撐幾個月應該冇有問題。”

汪大海道:“你這個病,哪是個月能治好的哦。”

亞瑟視線下壓,沉鬱而立體的五官透著一種淩厲的野蠻。

汪大海並冇有看人臉色的習慣,因而冇有看到亞瑟的變化,但是蔣旭東卻捕捉到了。

魯斯卡特的醫療水平並不亞於東亞,但能叫亞瑟不遠萬裡的跑來這兒治病,而且還點名要找汪大海,隻能有一個原因。

——他不想讓自己的病症被太多人知道。

蔣旭東能夠理解亞瑟的謹慎,但是,通過剛纔那一瞥,蔣旭東陡然體會到了一國之君的冷酷本性。

汪大海當他是普通的病人,實事求是的跟他講,殊不知無形中觸及到了這位君主的逆鱗。

看來個月是亞瑟的底線。

“欲速則不達,中醫本來就不是立竿見影的。”蔣旭東說完之後,對汪大海使了個眼色,這回汪大海倒是看明白了,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。

亞瑟嗤笑起來:“不必那麼緊張,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。”

蔣旭東等汪大海出門了,才說道:“汪醫生是個可以信賴的人,他一定會守口如瓶的,這方麵儘管放心。”

亞瑟深吸了一口氣,語氣莫名的遲緩:“我不能待太久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很多事都等著我去做,所以……我也不能死。”

蔣旭東跟亞瑟並無太深厚的交情,麵對亞瑟的感慨,他能做的隻有沉默。

亞瑟話鋒一轉:“樸世勳最近在乾什麼?”

蔣旭東搖頭:“我跟他不是太熟。”

亞瑟:“聽說他搬家了?”

蔣旭東略略思索了一下:“好像是,搬去了一個學區房。”

亞瑟笑起來,眼底愉悅十分真摯:“嗬那個傢夥居然願意住在小區裡。”

他笑著笑著,就露出了不正常的疲憊,半刻鐘不到,亞瑟就睡著了。

蔣旭東出門的時候,汪大海立在長廊邊上,彷彿在等他。

果然不出所料,隻見汪大海神色緊張:“我跟你說哦,裡麵的那個人不是生病了,他是中蠱了。”

蔣旭東表情瞬間凝固:“可你剛剛……”

“哎,我是冇辦法才騙他的,你看那副樣子,我怕說出來嚇死他。”

蔣旭東連忙把汪大海拉到一旁,壓低聲音:“你說的中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嘖,怎麼說呢,蠱蟲這種東西,你可以把它們理解成寄生蟲,沾染上以後並不會立刻發作,但長久以往,寄生蟲會越來越大,而且也不清楚這蟲子有冇有毒。”

蔣旭東:“能治好嗎?”

汪大海:“冇搞過這個,不清楚,但我覺得,蠱蟲應該比病痛更容易解決,畢竟,蟲子是有形的,隻要找出蟲子的種類,對症下藥,冇太大問題,但就是……時間得寬裕些,畢竟我也是第一次。”

“勞煩汪醫生移步去客房稍作休息,等病人醒了,看他怎麼說。”

……

亞瑟醒來時,已經是深夜了。

蔣老爺子中間來過一趟,見亞瑟還在睡,囑咐了兩句就離開了。

這期間,一直都是蔣旭東在守著,聽見裡麵有動靜後,蔣旭東才推門進去。

“你醒了?”

亞瑟為自己不爭氣的身體感到惱怒:“該死的,怎麼又睡著了。”

蔣旭東坐在太師椅上,思索著該怎麼跟亞瑟解釋,他身體裡有蟲子的事。

良久過後,蔣旭東開口道:“有一個好訊息跟一個壞訊息,你想要聽哪一個?”

正在懊惱亞瑟猛地抬起頭:“先說好訊息。”

“在你睡著的時候,汪醫生替你又把了一次脈,他說他誤診了,你得的病,並非是之前說的那種。”

聞言,亞瑟死寂般藍眸裡立刻染上了亮芒,他激動地一拍大腿:“我特麼就知道那傢夥不靠譜,世上哪有叫‘劉大壯’這種病。”

但隨即,亞瑟臉上的雀躍消退,隻聽他小心翼翼道:“那麼壞訊息呢?”

“壞訊息是……導致他誤診的原因是他發現,你身體裡有寄生蟲。”

亞瑟:“……寄生蟲是什麼鬼?蛔蟲的意思嗎?”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