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

地道直通金麥宮,也是原先女王處理政務的地方,一行人抵達出口,今宵不確定裡麵是否有守衛,便讓李小甲先去探風,其他人在出口處等待。

李小甲僅探出半個腦袋,就又縮回來:“糟糕,外麵有巡邏兵,你們在這兒等一下,我過去乾掉他們。”

今宵驚愕:“你傻啊,我們來乾什麼的?先原地等待。”

所有人神經都是緊繃的,今宵卻看見李小甲摸口袋,他壓著嗓子:“你又乾什麼?”

“我看資訊。”

今宵扶額:“執行任務呢,兄弟。”

李小甲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拿開。

在巡邏兵走後冇多久,李小甲帶領著大家從密道出來。

因為這裡是國王辦公的地方,冇有傳召,誰也進不來,剛纔的巡邏兵也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走過去。

在今宵的默許之下,大家開始觀察門外的動靜,準備找機會出去一探究竟。

卻在這時,忽然李小甲壓著嗓子道:“你們快來看。”

今宵示意其他人警戒,他一個人過去檢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隻見李小甲伸出一根手指,在辦公桌上輕輕一抹,指腹上立刻沾上了一層薄灰。

今宵目光一沉:“怎麼會有灰?”

“看樣子是有一段時間冇有打掃了。”

今宵眼前閃過一道白光:“如果亞瑟真的被幽禁,這地方不可能冇有人來過。”

李小甲:“為什麼?”

今宵:“你霸占了人家的公司,會放著公司裡的錢不用嗎?”

李小甲醍醐灌頂:“好像很有道理哦。難道他被人綁架了?”

起初大家隻是想看看亞瑟是否真的被幽禁,而今真相跟他們想象中的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今宵當即決定,還是先回去稟報陸青龍。

大家準備撤離的時候,不知是誰打破了金麥宮的平靜,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。

今宵以為被髮現了,連忙讓大家找地方隱藏,藏到一半卻發現外麵的人並冇有立刻破門而入。

寂靜了片刻之後,嘈雜聲越來越近。

“閃開,我們要見國王。”

“國王有令,任何人不得踏進一步。”

“我手裡這份密令關係重大,出現意外,你擔當的起嗎?快放我進去。”

門口烏泱泱的全是人,有些是真的想彙報工作,而有些卻是不懷好意的刺探。

但不管這些人如何恐嚇,都無法靠近書房一步,有個膽大的想強行闖過去,被侍衛用身體攔住了,其他人見狀,也紛紛效仿,眼看局勢有些控製不住了,為首的侍衛拔出腰間的配槍,淩空放了一槍。

砰得一聲過後,空氣安靜了。

侍衛大聲吼道:“國王有令,誰若是硬闖金麥宮,格殺勿論。”

槍聲隻是把這幫人嚇了一跳,卻並未真正的嚇退他們,很快,被擋在外麵的貴族們又出現了推搡的行為。

侍衛們不得不用身體建起一堵人牆,可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照這樣下去,他們根本抵擋不了多久。

侍衛首領慌了,這些貴族每個都手握重權,不管殺了誰,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,可今夜若是冇有人流血,以後,這幫人肯定還會有彆的行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