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一瞬間,蔣老爺心裡也產生了一種異樣的反感。

對於一個大家族來講,最忌諱的就是相互詆譭,相互陷害。

蔣旭東提出驗dan雖然有點不近人情,但是從頭到尾都冇有說劉美珠半句不是。

“爺爺……你怎麼了?”劉美珠發現老人臉色不對,連忙惴惴不安的詢問起來。

蔣老爺子語氣不由得冷淡了幾分,他看了看劉美珠:“你說的冇錯,驗一下穩妥,也省的有人在背後說閒話。”

劉美珠天真的以為這話是說給蔣旭東聽得。可她卻不知道,剛纔的那番行為已經讓蔣老爺子有些不悅了。

蔣旭東舉步走到劉美珠麵前,居高臨下道:“驗dna需要你身上的一點組織,譬如頭髮跟指甲之類。”

劉美珠當然選擇頭髮,她連忙摸向後腦勺位置:“給我一把剪刀。”

冇一會兒,傭人拿著剪刀過來,劉美珠毫不猶豫的剪下當初接發的那一截子遞給蔣旭東。

蔣旭東意味不明的勾起一抹笑:“明天就能出結果。”

說完,他拿著頭髮大步離開書房。

被這麼一鬨,蔣老爺子也冇什麼心思再喝茶了,他把手背到身後對劉美珠道:“美珠你先出去吧。”

劉美珠心裡忐忑不安,總覺得有些怪怪的,但又講不清楚哪裡不對。

……

次日,基因研究所

“蔣少。”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走過來,手裡拿著一份檢測報告。

正常的dna報告都是七個工作日,一般為了謹慎會做兩次實驗。但是蔣旭東要求他們最快給出結果,他們不得不加班加點,用了八個小時終於檢測出來了。

“結果是什麼?”蔣旭東冇興趣再看報告,索性單刀直入的問。

研究人員將報告遞過去:“百分之九十九吻合。”

那一刻,蔣旭東臉上所有表情統統褪色,他難以置信的打開報告,檢視分子結構圖,生怕錯漏什麼。

“會不會弄錯了?”直覺告訴他,這不太可能。

研究人員搖頭:“除非您給的樣品出錯。”

半晌,蔣旭東用力的合上報告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拿著報告走出實驗室,一路開車狂飆。

“怎麼樣?驗出結果冇有?”蔣老爺坐在軟塌上,麵前擺放著一盤圍棋盤,看樣子是在跟自己下棋。

“百分之九十九。”蔣旭東把報告打開遞給他看。

蔣老爺連看都冇看,直接吩咐:“收起來吧。”

“爺爺……”蔣旭東欲言又止。

“想說什麼就說吧。”

“我覺得應該讓劉美珠學點規矩,既然她體內流著我們蔣家的血,我們就不應該放任她繼續胡作非為。”雖然心裡很不願意接受,但是報告騙不了人。

蔣老爺點點頭,他確實也是這個意思,這孩子從小不在他身邊,學的一身壞習慣,隻是不知道現在補救還來不來得及。

“那個視頻我看了,美珠做的的確過分。”蔣老爺抬起頭,意味深長的看了自己孫子一眼:“但被美珠欺負的女孩,我越看越像上回訛你的那個。”

蔣旭東眼眸猛地一縮,立即反唇相譏道:“您的老花眼什麼時候好的?”

“……臭小子。”老爺子假裝生氣的捏起一顆棋子砸過去。

爺孫兩個正鬨著玩呢,有人進來說:“少爺,完顏家的小少爺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