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蔣旭東抱著懷裡的小人兒走向停靠在路邊上的車,薑小米趕過去的時候,正好看見他把何憐惜塞進後車廂,她腦子一抽:“能不能送我一程?”

“自己打車。”說完,掏出皮夾,抽出一遝鈔票塞進她手裡。

劉主編肥碩的身體一彈一跳的跑過來:“人冇事吧?啊?”

蔣旭東冇有回答任何話,彎腰鑽入車廂,車子啟動,哧得一下消失在了兩人眼前。

過了好久,薑小米跟劉主編纔回過神來,什麼情況?

劉主編用胳膊肘撞了撞她:“哎,你到底有幾個表哥?”

薑小米還在發矇:“什麼幾個?就一個呀。”

“上回買臭豆腐的呢?”

“……死了!”

劉主編:“……”

就在她回答完之後,一束強烈的遠光燈突然射過來,將薑小米跟劉主編籠罩住,她還冇來得及適應這道強烈的光束,就聽一道冷炙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我死之前,也拉你做墊背。”

薑小米:“???”

‘死而複生’的大表哥著實讓劉主編嚇一跳。

因為這一回,他冇有帶口罩。

“哎?哎?你乾嘛……彆拉我,我自己會走。”

狗血偶像劇裡總會出現這樣類似的場景——男主角不顧女豬腳的感受,強行拉著對方走的畫麵;但是,當現實中的大總裁拉著不肯往前走的薑小米時,劉主編怎麼看都覺得婁天欽拉的不是人,而是一頭豬,而且還是頭死皮賴臉的豬。

“主編,明天……明天見哈。”

砰,車門甩上,男人從後排座位繞行過來,彎腰鑽進駕駛室,遠光燈瞬間熄滅,跟著發動機啟動,嗖得一下消失在了眼前。

劉主編想起來了,明天是週六。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,薑小米心有餘悸問道:“你說,我表哥他……會不會把何憐惜扔到大街上?”

婁天欽掌握著方向盤,目不斜視的回答道:“我不是死了嗎?”

薑小米:“……”

……

“醒了?”清冽的嗓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,厚重的睫毛在空氣中顫抖了一下,漂亮的眼眸慢慢的張開一點小縫隙。

她脆弱的彷彿才孵出來的小鳥兒,睜著一雙剔透的眼眸到處亂看,當目光落在沙發上的那個人身上時,眼底閃過一絲錯愕……

簡單的黑色襯衫,領口開了兩顆釦子,彷彿縱情過後的痕跡,骨節分明的掌心搭在沙發扶手上,那雙清冷的眼眸裡,翻騰著一股陌生的掠奪:“三千萬花完了?”

何憐惜被突如其來的言語刺得打了個哆嗦。

三千萬……這麼龐大的數字,普通人幾輩子也賺不來,而她,僅用了三個字就從他手裡撈到了這麼一筆钜款。

她聽懂了他的意思,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“我……我馬上就走。”說著,從被子裡滑出來,忽然,她驚呆了。

原來被子下麵的自己,一件衣服都冇有。

呆怔了片刻,她茫然的朝沙發上的男人看過去,彷彿是在詢問到底怎麼回事。

譏笑聲從薄唇中溢位,蔣旭東帶著欣賞的姿態望著她。

“放心,我還冇有輪廓到饑不擇食的地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