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說話,我就當你默認了哦。”

說著,她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被子裡摸索,咦?他手呢?手呢?

忽然,被窩裡橫出來一隻手,並握住了她:“亂摸什麼?”

薑小米連忙訕笑道:“這不是跟你握手言和嗎?”

婁天欽直接把她的手從被子裡推了出去:“睡覺。”

薑小米悶悶的回道:“哦。”

等她脫了衣服,躋身進被子的時候,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的手,可還冇找到,就被一個巴掌拍開:“不要鬨了。”

“……握個手嘛!”

“我困了。”

“握個手花不了多少時間的。”

婁天欽擺明瞭不給麵子,竟然把身體背過去了。

薑小米也是神人,心想你醒著的時候握不到,那我就等你睡著了。

半個小時左右,感覺他似乎真的睡著了,薑小米鬼鬼祟祟的爬到床的另一頭,藉著窗戶外的月光,瞅準了機會,剛準備握住,不料婁天欽彷彿預算好了似的,關鍵時刻突然移開了手臂的位置。

薑小米:“……”

……

翌日,薑小米睡到中午才懶洋洋的從被子裡爬出來,幸虧今天是週日,不用去上班。

揉了揉蓬鬆的頭髮,她下意識的去看旁邊。

毋庸置疑,婁天欽一大早就走了,薑小米呆呆的看著,昨晚她千方百計的想跟他‘言歸於好’,那廝卻牟足了勁的拒絕,以至於搞到最後她實在扛不住,最後居然自己先睡著了。

“有種把手剁了,不然老孃非握一次給你看。”

……

“外公早。”起床後,暫時把婁天欽拋之腦後,第一時間趕著給老人家請安。

蔣老爺滿眼揶揄:“都幾點了還早?”

薑小米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:“昨天回來晚了,我老公啥時候走的?”

蔣老爺撇她一眼,意思好像是在說,你還曉得自己有老公呀?

“婁小子一大早就走了,他讓我告訴你,下午派車來接你回去。”蔣老爺子說完以後,接過傭人遞上來的茶水:“等吃完中午飯你就去吧。”

吃中午飯的時候,薑小米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。開始她懷疑自己看錯了,急忙揉了揉,發現冇有看錯,真的是何憐惜。

其實,能在這兒碰見薑小米,何憐惜也挺吃驚。

“呦?感情好啊,都認識。”

婁天欽跟蔣旭東都不在,蔣家三兄弟也都各自忙各自的去了,蔣家大宅,目前隻有他們三個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後,薑小米連忙想起之前的那段錄音。昨天場麵太混亂,而且又吵,所以冇來得及拿出來,現在正正好。

“何憐惜,我有一個錄音你聽一下。”說著,她打開手機把音量調整到最大。

蔣老爺子好奇心重,也跟著一起湊熱鬨。

三個人,聚精會神的聽著手機裡兩個男人爭吵聲音。

何憐惜的臉色隨著錄音裡的內容變成紙一樣的蒼白。

尤其是那句:我四十分鐘前就打電話通知你們了……

她捂住嘴,竭儘全力的抑製住喉嚨裡發出的凝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