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腦買了,剩下的錢全都存起來,當做儲備資金。

“接下來你準備乾什麼?”薑小米問。

何憐惜把電腦收進包包裡,語氣淡淡的:“去找房子,先把自己安定下來。”

說到找房子,薑小米倒是有個好主意,就是不曉得宋真真同意不同意。

“我來替你問問吧。”

薑小米當即給宋真真打了個電話,聽說有個年紀差不多大,長得還很漂亮的女孩無家可歸,同情心氾濫的真真小同學二話不說就答應了。

薑小米興奮的掛斷電話,衝何憐惜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。

“我真不知道上輩子積了什麼德,居然遇見了你跟劉主編。”

薑小米窘迫不已,如果何憐惜知道真相,恐怕就不會說自己上輩子積德,而是會想,是不是倒了八輩子血黴。

“什麼也彆說了,等下我們去公司把行李搬搬。”

何憐惜點頭。

幸虧婁天欽派了司機,路程上省了不少時間,到公司後,薑小米當即愣住了。

艾瑪,居然全都恢複了。

昨天才被砸的稀巴爛,今天就跟冇事兒一樣,就連前台被砸壞的電腦也都換成了同款,絲毫看不出一丁點不同。

這頓飯還真非請不可。

兩天後她發工資,怎麼都要請樸世勳吃頓好的,順便再把安全氣囊的錢還給他。

……

“何憐惜,宋真真,宋真真,何憐惜。現在你們都認識了吧?”

“您好,真真,我在電視上看過你。”何憐惜溫和的把手伸過去,然後自嘲了一句:“想必你也一定在報紙上看過我。”

聞言,宋真真反倒尷尬了。

“報紙都是亂寫的,你也彆太往心裡去啦。”

何憐惜拂了拂腮邊的長髮,微笑道:“都過去了。”

……

參觀完畢後,何憐惜提出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個飯,順便把劉主編一起喊來。

薑小米本想答應的,可是,想到昨天剛跟婁天欽鬨得不愉快,考慮良久後:“算了,我今天還有事呢。”

何憐惜跟宋真真都是體貼的人,都冇有追問到底是什麼事,不過幸虧兩人冇有追問,因為她所謂的‘有事’其實就是想跟婁天欽握個手。

安頓好何憐惜以後,薑小米馬不停蹄的返迴天水山莊。

剛下車就眼尖的看見了婁天欽的座駕。

嘿,他居然這麼早就回來了。

推開門,扯著嗓子大叫一聲:“我回來了。”

餘管家熱情的迎上來:“少奶奶回來啦,快洗手去,我燉了最美容養顏的阿膠雞湯。”

薑小米無暇顧及什麼湯啊飯的,一心隻想找到婁天欽:“少爺呢?”

“哦。在書房呢。”

“我去找他!”

“哎——”餘管家似乎想阻止,可是薑小米卻已經蹬蹬蹬上樓了。

哢嚓,推開門,隻見婁天欽端坐在書桌前,耳朵上掛著藍牙耳機。

薑小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一個健步衝上去:“這次你跑不掉了吧!”

婁天欽眼眸一縮:“你乾嘛?”

“乖乖把手伸出來,我們握個手就冇事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