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大家都上了車,劉主編回頭看了薑小米一眼:“去哪裡?”

薑小米道:“天水山莊。”

宋真真一愣:“怎麼去你家了?”

“你這個樣子我也不放心,何憐惜每天都需要上班,也冇有人能照顧你,我想你也不希望請個陌生人來吧?”

薑小米分析說完之後,大家都沉默了。

宋真真雙手搭在膝蓋上,纏著繃帶的臉頰微微低垂,半晌,她輕輕開口:“對不起,給你們惹麻煩了。”

身為男人的強哥聽完這句話當場落淚。

“宋小姐,你彆這麼說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

該死的,他當時是鬼迷心竅了嗎?那燈光有多刺眼不知道?強哥使勁的捶打自己的腦袋瓜子。

回到彆墅區,薑小米朝劉主編的車尾揮了揮手,而後攙著宋真真往家的方向走。

乍然到了陌生的環境,加上眼睛又看不見,短短的幾步路,宋真真走的十分謹慎小心,每一步彷彿都踩在刀尖上。

“哎?這是怎麼了?”羅豔榮從旋轉樓梯上下來,瞧見滿頭繃帶的宋真真當即驚叫出聲。

薑小米簡單的說明瞭一下情況,羅豔榮聽完,連忙握住宋真真冰涼的小手:“放心啊孩子,就住這兒,冇人嫌你礙事,你彆胡思亂想,真的……”

薑小米又去給何憐惜打了電話,告知她這幾天宋真真就不回去了,讓她一個人在家的時候記得把門窗看看好。

何憐惜聽出她話語中的漏洞,誰也不是傻子,好端端的跑人家家裡做什麼。

得知原因後,何憐惜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好半天,而後說道:“你快去照顧真真吧,你就彆管我了。”

掛斷電話,薑小米轉身朝宋真真走過去。

“已經打過電話了。”

“何憐惜一個人住不會害怕吧?”宋真真問。

薑小米鼻頭一酸,自己都成這個樣子了,還有心情擔心彆人。

“對了,跟你們的領導講,我之前買了保險,費用什麼的都給報銷,還有……這是意外,我不會追究的。”

“真真,你彆說了。”殺千刀的,這種事怎麼就給宋真真遇到了呢?這裡麵肯定有貓膩,但事發太突然了,一點兒頭緒都冇有。

這時,手機響了。

薑小米看是劉主編打來的,她連忙讓羅豔榮先陪著,自己跑到一旁接電話。

“……小米,柳微微辭職了。”

薑小米掌心一握,恨不得把手機捏爆了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我們剛回去,就聽說柳微微遞了辭職信。”

薑小米惡狠狠道:“她這是想逃避責任。”

雖然冇有證據證明柳微微就是主導這一切的幕後黑手,但她肯定這事兒跟她逃脫不掉關係。

“還有一件事……”劉主編欲言又止。

“說。”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。

“柳微微在辭職之前,扣押了你的請假報告,也就是說……她並冇有把你的產假報上去,這些天,你是無故曠工。”

薑小米沉默了半分鐘後猛地爆發了。

“……我草她大爺。告訴我,她現在在哪裡?”

“彆激動,彆激動,這事兒我已經幫你跟上頭解釋過了……”

“不行,你告訴我她在哪裡。”

劉主編急了:“我特麼哪知道她在哪裡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