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薑小米追問柳微微去向的時候,柳微微已經登上了飛往沙灘海灣的航班。

坐在舒適的沙發上,望著一朵朵白雲從身旁略過,柳微微心安理得的放鬆身體。

陽光、沙灘……美好的假期開始了。

……

糟心的事一件接著一件,以至於晚上那頓飯薑小米全程度不在狀態。

婁天欽坐在旁邊,壓根兒冇有插嘴的份。

討論完蜜月旅行,蔣老爺子又跟婁傑鋒討論了關於婚禮細節的問題。婁傑鋒選了十幾家頂級酒店,每個酒店的特色跟場地佈置都做了詳細的註解。

“關於聘金嘛,圖個好彩頭,那就九……”蔣老爺子似乎在腦海裡搜尋一個合適的數字。

“九好,九九歸一,那就九千萬。”

蔣老爺子:“……”

“有點少吧。”羅豔榮看向丈夫。

“我說的是九千萬美金好吧。”說完,婁傑鋒朝蔣家人看過去:“你們看呢?”

蔣家老爺子外帶薑小米三個舅舅麵麵相覷。

蔣老爺子沉吟片刻道:“不是這樣說的,我們是嫁閨女,不是賣閨女,我的意思是,九千九百塊就差不多了,關於陪嫁問題……”蔣老爺子看向三個兒子。

大舅蔣立興道:“我給三套市中心商鋪,兩層寫字樓。”

二舅蔣立文想了想:“我再添置一套彆墅跟一塊攝山地皮,彆墅靠近嶗山,那邊空氣好,攝山地皮看兩個孩子怎麼想的,想蓋樓就蓋樓,想弄商場就弄商場,反正地段不錯。”

三舅蔣揣著手,一臉的嫌棄:“不是房子就是土地,俗氣……十根金條,十套頂級鑽石首飾,青花瓷十件,十全十美嘛。”

婁傑鋒吞了吞口水:“……禮金九千九百塊……你們冇搞錯吧。”

蔣老爺子笑嗬嗬道:“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,計較那麼多乾嘛。”

婁傑鋒心想你們搞的那麼隆重,我就給九千九百塊,我不要麵子嗎?

“聘金實在有點少了,大家各退一步,數字不變,我再加四個九。”

那就是八位數。羅豔榮在旁附和的點點頭。

蔣家一看對方提價,心想老子也不是吃素的。蔣老爺子半眯著眼道:“我再加兩條遊輪。”

婁傑鋒按住桌子:“我再加兩棟樓。”

蔣老爺子不甘示弱:“我再加兩條!”

婁傑鋒:“我也加兩棟!”

蔣老爺拍案而起:“我再加十條遊輪!”

羅豔榮的腦袋一會兒往左,一會兒往右,眼看兩個人要吵起來,趕緊出來打圓場。

“冷靜點,冷靜點,我們是在談孩子的婚事啊……你們乾什麼這是……”

蔣老爺子袖子一甩:“哼!”

婁傑鋒翻了個白眼:“老傢夥仗著自己有錢,欺負人。”

“話可不能這麼說,我們是很誠心跟你們談的。”蔣立興道。

婁傑鋒忽然發笑:“難不成我是開玩笑的?叫我給九千九,你們弄成這樣,想嚇死我?”

蔣老爺子瞪圓了眼睛:“哎,你這個人怎麼說話,我想給我孫女陪多少關你屁事?”

“對,你陪多少是不關我的事,但我給多少禮金也是我自己的事,跟你不相乾。”

“老子不想要!”蔣老爺高吼了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