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介於瑪麗的廚藝實在難以恭維,晚餐隻好以外賣解決。

吃過飯後,瑪麗洗碗,宋真真擦桌子,兩個人配合的還算默契。

晚上,瑪麗在客廳鋪床準備睡覺,忽然聽見裡麵滴滴兩聲,似乎有人來電話了。

她悄悄地貼到門邊仔細聽。

“我很好,完顏爸爸你放心,眼睛冇事的,報道都是瞎寫。嗯嗯,除夕我回去吃年夜飯,對了,完顏媽媽身體好嗎?”

通話時間很短,發現宋真真掛斷電話以後,瑪麗趕緊跳回原來的位置,假裝繼續鋪床。

“瑪麗,瑪麗……”宋真真突然打開門。

“在這兒呢。”瑪麗衝她搖搖手,突然想起來她是看不見的,隻好惺惺的打消讓她自己走過來的念頭。

“你要幫我。”瑪麗一走過去,就被宋真真激動地抓住手:“還有一個多月就是除夕了,完顏爸爸跟完顏媽媽讓我回去吃飯,我不能……不能讓他們看出我是瞎子。”

瑪麗似乎有點不能理解:“為什麼?”

宋真真:“太複雜了,我……我也有點說不清楚,反正我一定要變得跟正常一樣,我知道你可以幫我,你……你是那麼專業。”

她從來都冇有恭維過誰,瑪麗是唯一一個,光從今天帶她出去買菜就可以看出,瑪麗跟彆的護工不一樣。

菲律賓女人有些尷尬的抽回自己的手:“我可不敢保證什麼,但是我會儘力去嘗試。”

這一晚,宋真真睡得很沉,因為明天要有很重的‘學習任務’,她不敢再像之前那樣睜著眼睛,非等到困的不行之後再閉上眼睛睡著,有了瑪麗似乎一切都開始變得不同,瑪麗用很嚴肅的口吻告訴她,從現在開始,她必須得有時間意識。

翌日,宋真真被瑪麗粗魯的搖晃醒來:“幾點了?”

“六點半。”瑪麗拿起她脫下來的衣服扔在她手邊:“穿好衣服,我們要開始了。”

宋真真忽然對著瑪麗聲音的來源處敬了一個禮:“遵命!”

……

天水山莊

下了雨的空氣帶著濕漉漉的潮氣,餘管家指揮著保鏢把箱子全都拎到車子上。

婁傑鋒率先上車,因為有餘管家的地方,他一直都是多餘的;所以婁傑鋒教導兒子,以後找管家千萬不要找健談的。

“老夫人,再見麵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。”餘管家依依不捨的拉著羅豔榮的左手,而她的右手則被薑小米抓著,跟與餘管家一樣,薑小米也很捨不得羅豔榮。

羅豔榮幾乎要哭了:“我也捨不得你們呀,可是天下無不散之宴席,婆媳住在一起遲早會有麻煩,哎,遠香近臭,距離產生美嘛。”

說完,用手掩住眼睛:“都彆說了,趕緊回去吧,你們在這兒,我走的不安心。”

餘媽吸著鼻子點頭:“我帶太太回去了,您路上小心啊。”

等兩個人進了彆墅大門,羅豔榮跟川劇變臉似的,拉開車門跳上去:“快,快點,去小市街38號。”

婁傑鋒詫異的回頭看了一眼急切的妻子:“你不是說……先搬家嗎?”

“費什麼話,姐妹三缺一啊,東西你自己搬。”

婁傑鋒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