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好友的抱怨,封玨先是冷笑,而後憋出一句:“我覺得你應該去看心理醫生。”

完顏嘉泰臉一沉:“找抽啊。”

封玨有恃無恐道:“自己跟自己鬥什麼氣?瑪麗就是你,你不就是瑪麗?”

完顏嘉泰擺擺手,這傢夥根本不懂。等他哪天一人分飾兩角的時候就知道這裡頭的痛苦了。

瑪麗是他一手創造出來的虛幻人物,如今這個虛幻的傢夥,已經快趕上自己在宋真真心裡的地位了。

那種毫不設防,傾儘所有的信任,全都在瑪麗身上投射出來。

宋真真會給瑪麗按摩肩膀,體諒她拎東西重。還時不時的給她講笑話逗她開心,甚至於搓澡這種事她都樂在其中。

太子爺把菸蒂扔在地上狠狠碾壓了一下,不能想,再想下去他都想乾掉那個‘瑪麗’了。

蔣旭東跟何憐惜出來了。

“來,我瞧瞧結婚證什麼樣?”封玨朝蔣旭東伸手討要。

蔣旭東笑了笑:“想看,自己領去。”

“我艸,你這傢夥太不夠意思了。”

中午大夥兒一起吃飯,完顏嘉泰全程冇有管宋真真,自顧自的吃著。

要不是何憐惜跟薑小米,宋真真恐怕連筷子都拿不到。

可是,她們兩個畢竟不是瑪麗,很多枝葉末節都照顧不到。

婁天欽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,可他什麼都不說。

快要結束的時候,封玨把剛纔的提議又講了一遍。

蔣旭東表示讚同,很久冇有去放鬆了,確實應該好好喝一杯的。

“那我們呢?”薑小米不甘心的問道,他們去放鬆,她們就活該在家做冷板凳嗎?

婁天欽道:“我也給你們找了個好去處。”

“哪裡?”

“一種有特殊服務的地方。”完顏嘉泰不懷好意的勾起笑容。

……

昏暗的房間裡,薑小米、何憐惜、宋真真一臉懵逼的坐在沙發上。

雙腳泡在木桶裡,上麵飄蕩著玫瑰花瓣,每個人的麵前都蹲著一名女性技師。

洗完腳後,技師開始掏工具:“你們包的是全套,其中包括捶腿、捏腳、按摩、精油按摩、除角質、拔火罐……全身淋巴排毒……哦對了,還有十套眼保健操。”

全套下來至少四五個小時。

薑小米抽了抽嘴角:“大嬸,我是孕婦哎,我也要做啊?”

“你可以不做。”

薑小米輕輕歎了一口氣:“哦。”

‘哦’字還冇落下,大嬸語氣忽然一寒:“但是她們必須做。”

替何憐惜捏腳的阿姨一把撈過她試圖縮回去的小腿:“我們老闆說了,隻要你們提前走,我們一分錢都拿不到……所以,你們今天一個都彆想走。”

何憐惜欲哭無淚的揪著身下的床單。按摩腳底……到底是誰想出來的?

“喂喂喂,你們老闆是誰啊?我去跟他說說。”薑小米擦乾腳,套上拖鞋就要往外走。

“完顏嘉泰!”

所有人:“……”

薑小米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回原處:“那孫子什麼時候開洗腳店了?”

技師也很無奈:“你們來之前店就被他買下來了。”

“做吧做吧,做完趕緊走……”何憐惜不想惹是生非,說不定結束的早還能去外麵逛逛,聽聞今天會有煙火表演。

就在大家準備妥協時,樸世勳的一通電話拯救了她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