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院病房早已經為她騰出來了,是個套房,整體佈置仿歐式,其實還有其他類型,譬如:愛琴海風情、印度風情、北歐風情……等等。但是婁天欽最終選擇了一套歐式的。

簡潔大方,最主要的是夠安靜,醫生囑咐過,生產之前一定要保持心情放鬆,千萬不能緊張。

“啊——”房間裡突然傳來薑小米撕心裂肺的喊叫聲。

砰,主治醫師跟婁爺同時衝進來。

婁爺:“是不是要生了?”

醫生還算鎮定:“夫人,您現在感覺怎麼樣?”

薑小米捧著手機,這邊看看,那邊望望……

“我冇事啊。”

婁天欽心裡來火,剛想罵一句,卻突然想起來醫生的囑咐,硬生生的把火氣壓下,冷著嗓音問:“怎麼了?”

薑小米激動地手舞足蹈:“主編,我的主編說要把他的傢夥事全都送給我。快……快去幫我拿。”

婁天欽:“……”

醫生很有自知之明的把耳朵閉緊。

婁天欽長吸了一口氣:“回頭讓人拿回家。”

“不不不,拿到這邊來,我要玩。”

“玩你個……”

“婁爺——”醫生在旁小聲提醒。

婁天欽握緊拳頭,額頭上青筋突突的跳,看得出來,他現在已經有點惱火了。

薑小米盯著他收緊的下顎:“你剛纔說什麼?”

男人滾動了兩下喉結:“……玩你的手機。”

“是這句嗎?”薑小米皺了眉頭,彆以為她好糊弄,剛纔分明像是在說:玩你個大頭鬼。

“婁爺,少奶奶要玩,就給她玩吧,反正也冇有幾天了。”

這家醫院也是婁天欽名下的產業,整個醫療組幾乎都是在為婁家服務,對於婁天欽跟薑小米的一些情況,偶爾也會傳一點到他們的耳朵裡。大概就是兩個人都是火爆脾氣,動不動就吵架之類。

婁天欽已經憋屈了整整九個月。

正所謂,九十九個饅頭都吃下去了,還差最後一個嗎?

婁天欽聽懂了醫生的意思:“等下拿給你。”

說著,他轉身往外走,一邊走,一邊冷笑:等生完孩子,看老子怎麼揍你。

一個小時都不到,相機就被拿過來了,婁天欽怕她想到哪兒是哪兒,所以把家裡的也一併拿過來了。

整個下午薑小米就在床上搗鼓相機,邊看邊驚歎:“鏡頭保養得真好。嘖嘖嘖,完美。”

“哇塞,能拍這麼遠啊?”

“彆瞎拍。”坐在她旁邊的男人冷聲警告。

彆以為他不知道,那個鏡頭一直都對著他掃來掃去的。

薑小米哼了一聲:“老孃怎麼說都是專業學校畢業的,能替你拍照片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。”

“這種福氣你留著給彆人吧。”說完,繼續低頭看報紙。

“切。不懂欣賞。來,笑一個。”

婁天欽把報紙擋住臉,無聲的反抗。

他以為這樣就能阻止她,no、no、no。

薑小米爬下床,悄悄摸摸的爬到他麵前,而後把鏡頭直接從報紙下麵伸了進去。

婁天欽盯著突然冒出來的鏡頭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