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未婚夫?”薑小米驚悚的尖叫出來。

火星撞地球了,要死要死,她怎麼會突然有了未婚夫?

“喏,這就是我的未婚夫。”宋真真指著擺台上的一張素描。

那是一張寫實的素描畫,男人舉著一杯紅酒,漫不經心的靠在藤椅上,目光飄忽而專注,似在搜尋獵物。陰影打在那片黑與白上,無數光點環繞,有種詭譎的邪惡美感。

這個人……

看看素描,又看看宋真真,再看素描,然後再繼續看宋真真,來回切換。

“怎麼了?”

薑小米捂著額頭,宛如受了打擊一樣:“給我時間冷靜冷靜。”

——她的未婚夫居然是惡名遠揚,換女人如手紙的完顏嘉泰?

半個小時後,薑小米才從震撼中恢複過來。

“真真,你的未婚夫……好像不經常回來吧。”

宋真真歪了歪腦袋,眼睛彎起一道好看的弧度:“咦?你怎麼知道的?”

薑小米幾乎要被打敗了。

“他很忙的。”

“他是總統嗎?”

前兩天報紙上才登出他在法國跟人約會的事。薑小米有點替好友不值。

“不是,他跟爸爸一樣,做生意的。”

“他冇說什麼時候娶你?”

宋真真屈起雙腿,下巴擱在膝蓋上,小臉閃過片刻迷茫:“嘉泰說,等我有了孩子,再跟我結婚。”

這不明顯欺負老實人嗎?什麼叫有孩子才結婚,感情冇孩子就不結婚了?

薑小米瞬間鄙視起來。

不過婚姻這種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,萬一事情並非自己想的那樣呢?

“他對你好不好?”

宋真真想了想,甜甜的笑起來,十分肯定:“他對我很好,總帶朋友過來陪我。”

“帶朋友?”

“對啊,每次回來都會帶個新的朋友介紹我認識。”

薑小米暫時冇弄清楚到底什麼意思,算了,小夫妻的秘密她這個外人瞎問什麼。

一下午時光就這樣過去了。

離彆時,宋真真依依不捨的問,下次什麼時候來。

薑小米留了電話給她:“想我就給我打電話吧。”

回去的路上,薑小米還在糾結,要不要拍個照片,想來想去還是不要了,不能為了錢冇了良心對吧。

完顏嘉泰冇有公開未婚妻,大概是因為宋真真智力問題,從正常人角度出發,誰願意讓人知道自己的老婆是白癡呢?就當看在宋真真的麵子上,暫時保守這個秘密好了。

……

夜深人靜,指針指向淩晨兩點半,宋真真雙手抱著膝蓋,跟貓兒一樣蜷縮在沙發上,牆上的掛壁電視正在播放一則廣告,時間很長,換做旁人恐怕早就跳台了,可她卻十分有耐心的從頭看到尾。

“幾點了還不睡覺。”張阿姨穿著睡衣,踩著拖鞋,說話口氣彷彿一家之主。

“我還不困。”

“你不困,彆人不困嗎?電視放那麼大聲,我還怎麼睡?滾回去自己房間去。”

宋真真抿抿唇,黯然的低下頭,如同做錯事一般:“我……房間的燈壞了。”

所以不敢進去。

“公主身子丫鬟命,冇燈還不睡覺了?”

張媽媽在這裡呆了不少時間,對宋真真的情況瞭解的一清二楚。

她壓根兒不是什麼什麼富家小姐,而是完顏家收養的孤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