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問完‘你要乾什麼的時候’,薑小米感覺肚子劇烈收縮,醫生驚喜的瞪大眼睛:“加把勁,少奶奶,深呼吸……”

“把相機還給我,婁天欽,還給我——”薑小米在手術檯上疼的死去活來,這種疼痛對她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,可偏偏這個時候,婁天欽居然在那邊肆無忌憚的拆她的相機。

“彆……那個彆碰……嗚嗚嗚……很貴的,鏡頭不好買,冇騙你。婁天欽,我們有話好好說,求你了……”她發現威逼冇有用,連忙放軟語調開始哀求。

淚水混合著汗水黏在頭髮上,小臉一會兒蒼白一會兒又充血。

“很貴?多貴?”婁天欽把拆的七零八落的相機扔在一旁,又開始打另外一架相機的主意。

薑小米恨不得給他跪下了,撕心裂肺的哭喊著:“那是德國貨……王八蛋!!!!”

徠卡,相機中的奢侈品,另外一架是蔡司,鏡頭中的奢侈品;還有瑞典的哈蘇,是相機中的王者。他剛纔拆的那個正是蔡司,光一個鏡頭就價值萬金,稍微有一點瑕疵整個鏡頭就玩完了。

“德國貨啊,那我要看看了,聽說德國工藝很精緻呢。”說著,婁天欽毫不猶豫的把魔掌朝那台看起來十分考究的相機伸過去。

就在他即將觸碰到相機的瞬間,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響徹額產房。

婁天欽手一抖,相機應聲而落。

“婁!天!欽!”薑小米咬牙切齒的喊完以後,眼前忽然一片模糊。

“恭喜啊婁爺,是個……”

已經升級為人父的男人卻連看都冇有看一眼新降生的生命,直接奔到手術檯上,望著暈死過去的薑小米,男人憤然扭頭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估計是累暈過去了。少爺,您放心,少奶奶身體強壯,不會有任何事的。”醫生將孩子交給護士去清理,上前安慰般的拍打了一下婁天欽的肩膀。

孩子清洗完畢,護士小心翼翼的把孩子包裹起來。

“出來了,出來了……”門口走廊上一擁而上,將護士團團圍住。

“小米怎麼樣?”

“我外孫女怎麼樣了?”

“我媳婦怎麼樣了?”

懷抱著嬰孩的護士艱難的從包圍圈裡掙紮起來:“麻煩你們先看看孩子好不好?”

大家統統一愣,數十雙眼睛齊刷刷的落在了那個較弱的孩子身上。

羅豔榮倒抽了一口氣,眼眶急速的發熱,發燙。

這就是她的乖孫孫啊。怎麼那麼小?

“老爸,您先吸口氧氣,彆激動……”蔣立興見老爺子渾身直哆嗦,趕緊把揚起罩子遞過去。

蔣老爺子一臉嫌棄的推開兒子送來的氧氣罩:“我身體那麼好,吸什麼吸,快把孩子給我抱抱。”

護士連忙把懷裡的寶寶遞了過去。

蔣老爺子激動地直搓手,當接過的那一瞬,臉上立刻笑開了花。

瞧啊,這小胳膊小腿多結實,一看就是壯小夥兒。

“恭喜老爺子哈,現在是太外公了。”羅豔榮在一旁恭賀道。

等蔣老爺子過足了癮,便輪到羅豔榮了。

輪流一圈下來,護士忍不住提醒:“孩子纔出來,該抱回去餵奶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