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見了什麼人?”完顏嘉泰問。

張阿姨哪裡會知道宋真真見了什麼人,她每天隨意做點東西給她吃,然後就去打麻將了,到了晚上回來把桌上殘羹簡單的收拾一下,如果冇吃完,第二天熱熱繼續給宋真真吃。

但少爺既然問到了,如果不回答出來什麼恐怕難以過關,張阿姨隻好憑藉自己的想象力,一頓胡謅:“有男有女,亂七八糟的一大堆。”

張阿姨的話隻要仔細推敲一下,便能發現錯漏百出,巧在就巧在,完顏嘉泰發現有些報社已經知道宋真真的存在。

完顏嘉泰並不是怕彆人知道自己有妻子,相反,知道他結婚以後行事起來更方便,起碼該結束的時候,不會有人絞儘腦汁的糾纏。

可惡就可惡在,宋真真智商欠缺,曝光後免不了遇上記者之類的,萬一說錯什麼,給人抓住把柄,他還要替她善後。杜絕這一切的最好辦法就是阻止她再出門,反正白癡是不需要自由的。

“以後不許她再出門。”

張阿姨翻了個白眼:“我哪有這個膽子哦,平時不順著她,就要打電話……”

本想再說些宋真真的‘劣跡’,好襯托自己的不容易,誰知完顏嘉泰根本不吃這一套,冷眸一眯:“如果她在跑出去,你就收拾包袱滾蛋。”

張阿姨囁囁的不敢再吱聲。

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,已經快三點了,完顏嘉泰抽了根菸,走到花園後麵打開門。

月光下,宋真真仰著頭,雙眼哭的通紅,看見完顏嘉泰出現,她不顧一切的撲向他,跟無尾熊一樣粘著,生怕再丟下自己跑掉。

“我錯了。”

“哪錯了?”

宋真真胡亂的搖著頭示弱:“哪裡都錯。”

如緞子般的頭髮,烏亮純黑,光可鑒人,直垂過腰際,在她搖頭的時候,長髮跟隨者一起擺動。

完顏嘉泰伸手撈過她垂下的頭髮,輕輕放在鼻尖嗅了嗅。

看似溫和的舉動,可下一秒,卻忽然攥緊在掌心,直接把她從地上提了起來。

宋真真嚇得哀叫一聲,雙手抓住髮根,小臉頻頻露出痛苦之色。

“我真的不敢了……”

完顏媽媽不是總說,知道錯的都是好孩子嗎?可為什麼自己明明知道錯了,他還不肯放過她?

以宋真真此刻的腦容量自然不可能想到原因。

“彆以為有爸媽給你撐腰,你就有恃無恐了。”

完顏夫婦對宋真真的疼寵有目共睹,在完顏老宅裡,她的地位僅次於他這個親生兒子。

宋真真一邊哭泣,一邊不停地道歉。

雖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。

五指一鬆,宋真真如同虛脫般的跌倒在地上。

確定完顏嘉泰不會再為難她,宋真真蹭的爬起來往亮著燈的房間跑去。

男人漫不經心的跟了上去,來到臥室便看見床上隆起一個小小的人形,駐足看了半晌,猛地掀開被子,然後就愣住了。

宋真真肚子餓,路過客廳的時候隨手拽了根香蕉,然後躲在被子裡吃。

見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,宋真真看了一眼香蕉,很不情願的遞了出去:“你要吃嗎?”

完顏嘉泰眼眸暗了暗,不耐煩的催促:“快吃。”

“嗯?為什麼?”

“……我也餓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