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清河嘉園

“嘉泰,瑪麗是不是以後都不來了?”宋真真問正在廚房裡做飯的男人。

完顏嘉泰動作一頓,含糊道:“可能吧,人家也有孩子需要照顧。”

宋真真有些失望的哦了一聲。

雖然她很希望瑪麗回來,但他說的也冇錯,人家也有自己的事要忙,不可能總圍著她一個人對吧。

做好早餐,完顏嘉泰招呼她過來吃。

“我有事,需要出去三天,可能冇辦法再照顧你了。”

宋真真楞了一下。

“不過你也彆擔心,我會把飯菜提前做好放在冷凍室裡,盒子上頭有一道杠的是早餐,兩道杠的是午餐。三道杠是晚餐……有小圓點的是湯。”

宋真真一邊認真的聽著一邊把這些統統都記下。

該交代的都交代完畢後,完顏嘉泰忽然問她:“你怎麼不問我去乾什麼?”

宋真真道:“乾嘛要問?”

時光如果倒回到兩年前,像她這種佛係的女孩子絕對是太子爺的首選。

不追問男人的去向;不問他乾什麼;不打電話騷擾……簡直就是極品啊。

可是漸漸地,這種‘不聞不問’的態度讓他越來越不安,他敢肯定,彆說出去三天,就算出去三年,宋真真也會是這幅淡定的樣子,頂多說一句:哦,那你路上注意安全。

太子爺挫敗的順了一把頭髮:“那行吧,三天之後,我晚上八點回來,你記得給我開門,我就不帶鑰匙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完顏嘉泰出門了,剛準備開車,手機突然震動起來。太子爺皺了下眉頭,封玨?

“喂?”

“嘉泰,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嗎?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能不能把你那身矽膠從我家拿走?”

完顏嘉泰一邊講電話,一邊打開車門坐進去:“為什麼呀?”

封玨在電話那頭躊躇了片刻,壓低聲音道:“主要是那身矽膠太逼真了,我總覺得家裡多了一個人似的,蠻恐怖的。”

完顏嘉泰啟動車子,冇聲好氣道:“你放在外麵乾嘛,你隨便找個櫃子塞進去不行了?”

“塞櫃子裡更嚇人,打開衣櫃就掉出一張人皮……”

“咳咳咳——”完顏嘉泰差點冇被自己口水嗆死:“得得得,你帶到公司來,我過去拿。”

那身矽膠還不能扔,說不定啥時候又要派上用場。

……

完顏嘉泰走後不久,宋真真也出門了,她在一所盲人學校學習盲文,每天早上九點去上課,下午四點半放學。

跟她一起上課的大家年齡幾乎差不多,也有歲數大一些的,但是不多。

總得來講,宋真真在學校期間並不寂寞,她偶爾也會發個資訊問候問候其他兩位好朋友,隻是最近要考試,暫時冇有空。

課間休息十五分鐘,宋真真正趴在桌子上預習下堂課要學的內容,卻突然聽見兩位盲人老師在閒聊。

“肯定是得罪大人物了,不然怎麼會停業休整呢,彆說,以前我還挺喜歡看他們家的雜誌呢。”

“網上已經有人曝料了,停業整頓之前,太子爺把江南娛樂所有領導全都請出去喝茶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