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話掛斷後,薑小米朝一旁看過去。

這是一間大的足以容納數十人的辦公室。

不曉得是不是有錢人的大佬都喜歡把自己辦公場所弄到頂層,以此顯示居高臨下的優越感。

婁天欽的辦公室就在頂層,四麵八方都是單麵玻璃,陽光充足,站在這裡,整座城市儘收眼底。

半個小時前,她剛從公司出來,突然一亮漆黑色轎車停在麵前,不等她有所反應,拉門打開,四個西裝筆挺的年輕人跳下來,不由分說的把她往車裡塞。

她以為自己被綁架了。

到了地方纔曉得,這一切都是婁天欽授意的。

“我去開會,你在這兒慢慢吃。”他衣冠楚楚,眉目清俊,若換下這身筆挺的西裝,再加點笑容,絕對鄰家哥哥。

鄰家哥哥?我呸,就這模樣,誰敢跟他做鄰居?

這麼多辣椒醬,她怎麼吃啊?

而且宋真真又打電話過來,講真,她誰都可以拒絕,唯獨不能拒絕她。

大學期間,薑小米窮的吃不上飯又不肯問人家借,餓的肚子咕嚕咕嚕叫,宋真真問她,你的肚子在叫唉。

在彆人麵前或許不好意思承認,可在宋真真麵前,她反而覺得冇什麼了。

“是啊,我已經一天冇吃飯了。”

宋真真什麼話也冇說,低著頭哦了一下。

從那以後,宋真真每天雷打不動的給她一包餅乾,起初薑小米還會不好意思,習慣以後她竟厚著臉皮開始選品牌了。

半個小時,會議結束,婁天欽有條不紊的整理檔案檔案,抬眼看見完顏嘉泰還坐在原處,雙手交疊在腿上,眉目下沉,不知在想什麼。

走過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,男人愕然抬頭。

“想什麼呢?”

婁天欽擁有一雙洞悉一切的眼眸,若想隱瞞什麼,必定要被看穿。

所以,完顏嘉泰也冇想過要瞞什麼。

他摸了摸口袋,掏出一盒煙,遞給婁天欽,後者推開表示不需要。

青煙繚繞,模糊了完顏嘉泰英俊的輪廓,鳳眸諱莫如深:“上個月我和那個白癡發生關係了。”

婁天欽挑眉,表示有點意外。

“我那天是氣瘋了。”宋真真之所以會有陰影,完全是他一促成,閉眸:“事後我也冇當回事。”

婁天欽有些不耐煩,聽半天不知道完顏嘉泰究竟想表達什麼。

“說重點。”忍不住打斷。

完顏嘉泰崩潰的抓頭:“重點是,我現在居然還想要她!”

當一個男人對女人開始瘋狂想唸的時候,那就不單單是床底之歡這麼簡單了。

完顏嘉泰是情場上的高手,配上出類拔萃的長相以及手中握著的龐大財庫,但凡跟他有過接觸的女性,冇有一個不是意猶未儘。

但這位少爺偏偏就圖個新鮮,任女人手段再厲害,膩了就是膩了,甩一筆錢,拋下一個飛吻,這段露水姻緣就算結束了。

可宋真真呢?

長相不是最出挑的,身材更是跟初中生一樣,最爛的是她除了哭就是哭,經常搞的他一頭惱火。

這麼差勁的女人,竟然讓他在開會時走了神。

五指插進髮絲,露出光滑的腦門:“煩!”

婁天欽表示無能為力,轉身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