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婁天欽抱著薑小米從電梯下去,窩在他懷裡的小女人忍不住想把蓋頭掀開,卻遭到婁天欽的阻止:“等我回去掀。”

這種殊榮,隻有丈夫纔有資格。

薑小米惺惺的放下:“你今天做了多少個俯臥撐啊?”

電梯門打開,婁天欽把她往上提了提:“放心,我留了力氣晚上用。”

薑小米:“……”

婁家老宅那邊,羅豔榮盛裝打扮等著新媳婦,婁傑鋒自從卸去了董事長的職位以後,很少穿西服,如今兒子結婚,他專門從意大利定製了一身黑色西裝,早上羅豔榮為他打領帶的時候,忍不住讚歎:“真帥。”

“怎麼還不來啊。”羅豔榮摩拳擦掌,恨不得自個兒開車去接。

餘媽在旁捂著嘴笑:“急什麼呀,還怕少爺迷路嗎?”

正說著話呢,一輛豪華轎車駛入大門,羅豔榮眼前一亮:“來了來了。”

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新娘子給盼回來了。

敬茶、磕頭……一係列繁瑣的過程結束後,薑小米被餘管家攙扶著回新房,頭上蒙著蓋頭,熟悉的樓梯走的磕磕碰碰,好幾次差點踩到裙角。

回到房間後,薑小米剛坐下冇多久,便聽見開門聲音,跟著一雙光潔的皮鞋出現在蓋頭下麵。

婁天欽來了。

為了配合她這身絢麗的嫁衣,羅豔榮特意買了一桿秤回來,寓意著:稱心如意。

婁天欽手持秤桿,緩緩挑起龍鳳蓋頭。

當蓋頭被掀開的時候,男人眉眼低垂,神色專注,那一刻的柔情蜜意另薑小米怔神。

之前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在結婚,反而認為這隻是一場遊戲,大家按部就班的完成各自分配到的任務。

可就在剛剛,他挑起她頭蓋,她居然有種已為人妻的感覺。

婁天欽目不轉睛的盯著她:“感覺如何?”

薑小米道:“有點……有點累。”

婁天欽用手背摩挲著她的臉頰,眸光暗了下去。

“晚上會更累。”

她的臉刷的一下變燙起來,瀲水的眸子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無恥。”

“嗬嗬嗬……”男人喉嚨裡溢位低笑,而後小心翼翼的把沉重的髮簪從她腦袋上抽走。

薑小米一驚:“這個很難弄上去的。”

“晚上換造型,這個太重了。”

當把所有首飾從她身上卸下來後,婁天欽的視線忽然頓住了。

薑小米被他看的渾身都不自在,忍不住握住衣領:“你……你看什麼呢?”

男人朝她握著的地方伸手,骨節分明的手指挑起一根項鍊。

“這是哪裡來的?”他冷著嗓音問道。

薑小米低頭瞧了瞧:“哦。朋友送的。”

“要卸下來嗎?”因為晚上有幾套晚禮服是露脖子的。

薑小米點頭:“好。”

婁天欽親自動手把項鍊解下放進了梳妝檯的首飾盒裡。

做完這一切後,男人在她額頭上輕輕一點:“等下去飯店吃飯。”

“啊?中午就開始了嗎?”她大驚失色。

婁天欽被她緊張的樣子逗笑了:“中午是請阿城他們,今天他們夠辛苦的,晚上那頓纔是重頭戲。如果你要不想去,可以在家休息。”

“我在家。”

開什麼玩笑,她還要去搶婚呢。不儲存點精力怎麼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