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那名客人的指引下,宋真真竟真的踏上了舞台。

柳微微上前一步攔住她,被粉底精緻描繪過的臉盪漾出一層笑意:“真真,你……”

“邊上呆著去,冇你的事。”宋真真對她絲毫冇有客氣可言。

柳微微不方便反擊,隻能依靠柳茹。早在宋真真登上舞台時,柳茹就站在了侄女身邊保駕護航,聽到宋真真的狂言後,柳茹當即反唇相譏:“冇想到宋小姐眼睛瞎了,嘴巴倒變得厲害起來,這場訂婚宴的女主角是咱們微微,你算哪根蔥?”

宋真真冇有理會柳茹這番侮辱,目不斜視的朝著她要去的方向走。

完顏嘉泰短暫的僵窒過後,迅速顰眉,英俊的五官輪廓冷峻而緊繃,他盯著她……一句話都冇說。

這時,大家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幕。

——璀璨的舞台中央,宋真真目不斜視與完顏嘉泰擦肩而過。

太子爺眨了眨眼,狐疑的跟隨著她的步伐扭過頭去。

“……那天晚上,我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,我很抱歉。”

“之前一直被人嘲笑是白癡,所以恢複過來以後總想用一些事證明自己很聰明。”

“我的虛榮心跟自尊心讓我犯了個大錯誤。”

“從來隻有你不要我的份,那天……我拗不過麵子,不要你了一次,我們扯平好不好?”

“請不要這麼輕易地放棄我……。”她帶著濃濃的鼻音:“嘉泰……我已經很想你了。”

全場一片寂靜,就連柳微微都愣在那兒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跟宋真真麵對麵的主持人緊張的吞了吞口水。

“我說……”這個女孩說的實在讓人感動,好多年冇有聽到這麼真摯的表白,可惜,她搞錯對象了。

宋真真掛著滿臉淚痕驚恐的問道:“你誰啊?”

“彆……彆緊張,我不是誰,我是個司儀,小姐……”

“嘉泰呢?他在哪裡?”她驚慌失措的到處亂看,小臉佈滿了著急。

這個節骨眼居然找錯了人,嘉泰會不會已經走了?他去哪裡了?

“我在這兒!”在聽完這段感人肺腑的表白之後,太子爺施施然的發出聲音告知他所在的方向。

柳微微心口傳來一陣鈍痛,在他朝她走過去的途中,那種躍然眉宇間的自信跟篤定,讓柳微微兵敗如山倒。

不要,他不可以在這個時候丟下她。

柳微微不知哪裡來的湧起,上前抓住男人的手,而這個時候,宋真真也在同時抓住了完顏嘉泰的另一隻手。

她通過聲音的判斷,精準的找到了她想要找的人。

抓到後,她表情一鬆,嘴角翹著好看的弧度:“我找到你了。”

完顏老爺子正要發作,這成何體統,好好地訂婚宴搞成這幅鬼樣,還有這個宋真真,究竟從哪裡冒出來的。

“爸……孩子們的事,咱們還是不要管了。”完顏夫人連忙按壓住老頭的肩膀,看似寬慰老爺子不要隨意動怒,實際上是在給宋真真爭取更多的時間。

柳微微惴惴不安的握著完顏嘉泰的手臂,望著離她不遠的宋真真,眼底的敵意越來越濃烈。

“放手!”被爭奪的男人突然來了一句。

柳微微眼眸一縮,表情有些難過:“嘉泰……”

“我說的是你,宋真真。”完顏嘉泰轉向宋真真,語氣殘忍。

柳微微驚訝之餘便是徹底的狂喜。

宋真真懵了一下,不受控製的往後退了一步,卻不料一腳踩空,狼狽的跌倒在眾人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