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了,打多大的?”亞瑟問。

樸世勳看向薑小米:“你覺得呢。”

我們薑小米同學先是看了看自己左右兩邊的牌友。

左邊坐著外國人,都說老外是棒槌,贏他們的錢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。

右邊是個書呆子,戴著一副眼睛,看樣子也不是很會打。

這裡最大的敵人就是樸世勳了,不過他坐在自己對麵,造不成太大的威脅。

“先玩一千的。如果覺得不夠刺激,再加也無所謂。”

亞瑟嘴欠的問了一句:“你帶錢了嗎?”

薑小米這纔想起來自己冇帶錢,小臉一跨:“我忘了……”

“沒關係,我借給你。”樸世勳說完,掏出皮夾把裡麵的現金全抽出來給她。

薑小米皺了下眉頭:“那你呢?”

“沒關係,這傢夥什麼不多就是錢多,記得多贏一點。”亞瑟衝她揚了揚眉毛。

“開始吧。”樸世勳麵無表情道。

摸好牌後,薑小米把牌麵翻開一瞧,頓時喜上眉梢,樸世勳說的太對了,情場失意牌場得意,這簡直就是老天爺送錢給她呀。

打掉兩張萬字,她就是混一色餅子了。

哈哈哈哈,錢來的太容易了。心裡默唸:三餅,三餅……

陸青龍隻看了薑小米一眼,就曉得她的牌很不錯,打了兩張萬字,估計是要餅子跟條子。

於是,他捏了一張打出去試水。

“二餅。”

“碰——”亞瑟毫不猶豫的把那張二餅拿到自己麵前。然後打出去一張萬字。

薑小米搖搖頭,天生二餅自己不要。摸來一張條子,毫不猶豫的扔出去:“五條!”

“碰——”亞瑟道。

樸世勳坐在中間,臉色有點難看,到現在他一張牌都冇有出。亞瑟這小子難道要上全球獨釣嗎?

薑小米幽怨的望了他一眼:“你不會全是對子吧?”

亞瑟聳了聳肩:“不,我還有兩個杠。”

她抽搐了下嘴角,應該不會是三餅的。起手摸了一張萬字,繼續丟掉。

“杠——哈哈哈,冇想到今天運氣這麼好。小狗仔,你簡直就是送財童子啊!”

牌場最忌諱彆人說送財童子。

被杠了之後要付錢,打的比較大,所以杠的錢也很多。

薑小米甩了一張一百的給他:“拿去輸。”

輪到亞瑟摸牌了,他慢悠悠的摸索著手裡的牌麵,眉頭越皺越深,薑小米忍不住把頭朝下,試圖偷看他摸得究竟是什麼拍,誰知,亞瑟把牌用力的扣在桌上:“三餅胡了。”

薑小米的心瞬間嘩啦碎成渣渣。

看來是她低估了這個外國佬,用力的把牌麵推進桌子裡,冷哼了一聲:“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老話,前麵贏得全是紙,後麵贏纔算是錢。”

亞瑟得意洋洋道:“冇辦法,運氣太好了。”

“再來!”不相信他的運氣永遠那麼好。

第二把開始後,樸世勳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亞瑟的身上,這個傢夥,簡直就是來搗亂的。

“二餅——”

“碰——”

樸世勳眉眼處露出絲絲怒火:“你碰夠了冇有?”

亞瑟故作驚訝:“碰牌不是很正常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