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院病房裡,突然傳來一道甜美的聲音。

“天欽……記得給花澆水哦。”

唐婉靠在軟枕上,看著他耐心的給花園裡的每一株水晶蘭澆水,她忍不住打趣道:“冇想到這款遊戲還在。”

婁天欽道:“已經冇什麼人玩了,再過兩年投資商撈不到油水估計會下線吧。”

當他說完這句話後,螢幕提示一欄開始不停地閃爍,短短的五分鐘裡,服務器竟出現卡頓現象,正在為水晶蘭澆水的水壺懸在半空,任憑婁天欽怎麼敲打鍵盤,水壺都不動一下。

“怎麼了?”唐婉好奇的問道。

婁天欽敲擊了幾下鍵盤,頁麵立刻恢複到戰鬥模式,這時候他才發現,原因竟然是人太多了。

“怎麼突然冒出來這麼多人?”

係統提示還在不停地閃,說明還有人登錄。

婁天欽再次返回後台,並用查詢功能查到這些人幾乎都是才註冊的新玩家。而且在最短的時間裡完成了大額充值。

“看來你設計的遊戲還冇有過時。”唐婉笑了笑道。

但他卻不這麼認為,這裡麵一定有古怪。

男人不動聲色的轉回戰鬥模式,剛登錄就接到了係統提示,一群凡夫俗子要來攻城。

無聊。婁天欽剛準備換成係統控製模式,不料看見頁麵下方有個熟悉的名字一閃而過。

——屎裡有毒。

婁天欽目光一縮,呼吸突然變得困難起來。

她還有心情打遊戲?

“天欽,你打給我看,我很久冇有看過你打遊戲了。”唐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“好,今天我就讓你看看,我怎麼揍人的。”

唐婉冇有聽出他的弦外之音,安靜的躺在那邊看,可看著看著,眼皮就不受控製的往下墜,等婁天欽回頭再想跟她說點什麼的時候,唐婉已經睡著了。

男人沉下嘴角,立即把視線投入到手提電腦螢幕上。

芸芸眾生中,他一眼就看見了薑小米。

隻見她騎著一匹汗血寶馬,昂首挺胸的在隊伍裡穿梭……真是春風得意馬蹄疾啊。

婁天欽瞅準了機會,當頭給了薑小米一記閃電霹靂,瞬間把她炸飛了。

“靠——”酒店裡的薑小米瞬間暴怒:“這麼多人,你誰都不打,偏打我一個?”

樸世勳麵前擺著酒店工作人員提供的電腦,剛纔薑小米被打死的時候,他正好在旁邊,也算是親眼目睹了她的‘死亡過程’。

“重新登錄吧。”他已經購買了無限循環生命的聖水,所以不需要等攻城結束。

“剛纔肯定是碰巧了,再來!”

複活之後,薑小米開始走迂迴路線,不再傻乎乎的衝在前麵,而後躲在了隊伍的後麵。

可誰知道,躲得正嗨皮,又一道閃電淩空而下,好死不死的落在了她的腦門上。

——屎裡有毒壯烈犧牲。

薑小米瞬間思密達了。

她躲在一個連雷達都找不到的地方,竟然還能被劈死,真是活見鬼。

“樸世勳叫你的人趕緊上,弄死他丫的,這混蛋回回劈我,回回劈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