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恍然大悟。怪不得一直打不死。

“我就說是坑錢的。”薑小米憤憤不平道,幸虧以前冇有上當。

樸世勳在線下達命令,讓所有人停止無限複活。

“然後呢?”他問。

遊戲是婁天欽設計的,他肯定知道如何打敗最後一關天神的弱點。

煙霧繚繞中,顛倒眾生的麵龐若影若現:“武士往前衝,奶媽中間,道士墊後,記住不要用花錢買的道具。”

“為什麼?”薑小米有點不能理解。

婁天欽夾著香菸的手微微一顫,眉頭瞬間擰緊:“我剛纔的話你冇聽懂嗎?用道具會自動增加難度。”

“可……可是會死的很快。”

婁天欽道:“那就讓自己不要死啊。”

薑小米咬牙:“……好,我看你怎麼不死。”

戰爭已經拉開,冇有道具的幫襯,城門口下堆滿了一地的屍體,看上去特彆的壯觀,因為不給用複活藥水,大家隻能等遊戲重啟,或者打完後才能再一次進入,他們三個人等於踩著‘隊友’的屍體在戰鬥。

短短十幾分鐘,攻城方死傷過半,而城門裡的天神卻還是一臉精神煥發。

目前人數是固定的,隻會減少不能增多,再喊救兵來有點不切實際,那麼隻能硬抗。

薑小米打的精疲力儘,眼看又要死一個人,趕緊把對方的血液加滿,而她卻因耗費過度,隻剩一丁點血液。

樸世勳見狀,騎著一匹快馬來到她麵前,輸出了一瓶普通的補血藥膏。

關鍵時刻,我們的婁爺卻還在外圍轉悠,偶爾衝到前麵也不是打怪,而是低頭撿寶貝。

薑小米炸了:“這節骨眼上,你還撿啥寶貝?”

婁天欽冇有回答,搞的跟收破爛似的,無論從天神身上掉下來啥他都撿起來。

等到最後服務器裡隻剩下十個人的時候,樸世勳安耐不住了:“婁天欽,如果我們輸了就要重頭再來,現在已經淩晨兩點了。”

“我知道啊。”婁爺回答的意興闌珊,冇有絲毫的危機感。

樸世勳道:“知道就好。”

也就是在說話的功夫,天神使用了一招必殺技,十個人中,一下子被乾掉了八個。

樸世勳也在死亡名單裡。

男人螢幕一下子變得灰暗起來,擴音器裡開始播放亡靈送葬曲。

此時,服務器裡麵就隻剩下薑小米跟婁天欽兩個人,作為奶媽的她不光要替婁天欽補血,還要應付天神的打壓。

那傢夥還地上在撿寶貝。

已經死亡玩家不斷刷喇叭。

——請你吃屎,你在搞什麼東東,還不趕快上去打,你讓奶媽一個人扛,是男人嗎?

——這兩坨屎真是夠了。

——老子今天算是栽了,好不容易見到最後一關天神,居然敗給了這兩坨屎手裡。

——奶媽你上啊,站在那邊乾啥子,等人家拉屎嗎?

薑小米心想,我特麼要能上還用得著你們講?怪隻怪自己殺傷力太弱,上去就是被秒殺。

關鍵時刻,婁天欽忽然道:“你快過來。”

“乾嘛?”

“過來!”男人不由分說的命令道。

薑小米屁顛顛的跑到婁天欽身邊,視窗裡跳出了接受禮物的對話框。

她將信將疑的點開一看,竟是一隻金翅大鵬鳥的寵物。

“嘶~~~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