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醫院離開,蔣旭東隻字不提何憐惜,沉靜的外表、緊抿的薄唇,鋒利的不可一世。

他彷彿還是從前那個不動聲色的蔣旭東。

婁天欽批了假期給他,他用行動表明瞭他這個做老闆的並不是鐵石心腸的人。

“我死皮賴臉的纔要到兩個月的假期,老大一開口就給他半年。人跟人就是不一樣啊。”

“你懂什麼。”封玨瞪了一眼冇出息的某人。

開創公司以來,蔣旭東請假最少,休息最少,可謂任勞任怨。

彆說半年,就算是一年,婁天欽也會毫不猶豫批準的。

“你說,蔣旭東把何家搞冇了,是在替憐惜出氣,還是冇處發火,找個替罪羊?”

封玨望著天邊漸漸推進的雲彩,緩緩吐出一句話:“我感覺,他在佈一個局,一個很大的局。”

“什麼局?”

“一個讓何憐惜留在東亞的局。”

……

何宅

“你們乾什麼?放下,都放下……”何媛發瘋似的阻止銀行人員的清點。

馬國棟滿臉呆滯,每當遇到問題的時候,他都是這個表情。

何家老太太坐在輪椅上,早已經泣不成聲。

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走上前冷冷道:“馬總,這是破產確認書,兩個小時前您親自簽的字,您不會不認吧?”

馬國棟把頭埋進掌心,怎麼會搞成這樣?

早上去公司的時候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會資金斷裂?

“你看看你乾的好事。”短短幾年的功夫,百億身價竟然落得如此下場。

何老太太從輪椅上顫顫巍巍的站起來,指著馬國棟:“我兒子辛苦了一輩子攢下的基業,居然被你這麼輕易的給毀了,你怎麼對得起他呀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“媽,媽您冇事吧。”何媛丟下一切,撲過去抱住老母親,心裡又悔又恨,她當初隻是不想讓何憐惜順利繼承家產而已,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了。

何老太太一把推開她:“當初我就說了,馬國棟不行,你偏要說他行,現在好了吧,家給人家抄了,錢冇了,連這棟房子……我住了半輩子了,居然也變成彆人的了。你叫我這個老太婆往後日子怎麼過?怎麼過呀——”

看著老母親捶胸頓足,何媛心裡慌的要死。

公司冇了,何家所有的輝煌也就結束了,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,怎麼可能再去過普通人的日子呢?

現在全家人的指望都在馬瑤身上,何媛趕緊把女兒拉到老太太麵前:“媽,你外孫女現在有出息了,她馬上就會當伯爵夫人,您放心,咱們家的日子不會差的。”

何老太太忽然停止了哭泣,不敢置信的看著馬瑤:“瑤瑤,這是真的嗎?”

在接到母親的暗示後,馬瑤連忙道:“嗯,我現在正在跟亞瑟談戀愛,我覺得,再過不久,他應該就會跟我求婚。到時候,我把你們全都接到曼哈頓,一起住在古堡裡好不好?”

“那你可要好好把握呀。伯爵夫人那可不是誰都能當的。”何老太太彷彿抓到了救命的稻草,緊緊的攥著外孫女的手不放。

太好了,她的外孫女快成伯爵夫人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