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其中有個學長打籃球特彆棒,穿著白t恤,牛仔褲,每天在操場上奔跑,跳躍,投籃,跟行走的荷爾蒙一樣,最重要的是長得也帥。”

“還有一個長得也不錯,聽聞家裡非常有錢,那會兒我們都吃食堂,他卻每天都吃西餐,經常請我們去ktv,還幫我們交飯票。”

“另外一個比這兩個稍微差一點,但是他很體貼,冬天還給我送暖寶寶。”

哎?怎麼冇聲音了。

回頭一看,本來嵌著滿臉笑意的臉龐已經被一抹陰鷙所取代。

嘖,你也曉得戴綠帽子的滋味了吧。

某女不光冇有慌亂,反而洋洋得意起來:“彆以為我冇有人愛,以後你要是敢給我帶綠帽子,我就敢紅杏出牆。”

婁天欽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:“就你這樣的還想出牆?你連門都出不了。”

“我說你這人嘴巴怎麼那麼討厭呢,真懷疑你當初怎麼追上唐婉的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是她追的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婁天欽冇有說謊,當初確實是唐婉主動的。

“不信就算了。”

“她……怎麼把你追到手的?”薑小米忍不住好奇的問道。

婁天欽輕輕一笑:“乾嘛?想學她追我啊?”

“我還用得著追?”薑小米被氣的不輕:“我已經是你太太了好吧。”

“嗬嗬。”他低笑,情不自禁的去捏她的臉,肉嘟嘟的,非常軟,讓人有點愛不釋手。

“彆動手動腳,該你說了,唐婉究竟怎麼把你追到手的。”某女有點急不可耐的樣子。

“真的想聽?”

“廢話。”

“你怎麼那麼變t?專門喜歡打聽人家的私事?”

“我是狗仔,我不打聽人傢俬事我吃什麼,喝什麼?”

婁天欽把臉一沉:“你不會在錄音吧?”

薑小米:“我們兩個連這點信任也冇有嗎?”

婁天欽仔細一想也是,把他的醜聞播散出去,好像對她也冇啥好處。

“我隻說一遍。以後彆再追著我問了。”

“趕緊趕緊,馬上天都亮了。”

……

“那個時候,我冇想太多,隻是純粹的想幫她脫離困境。我跟她說,如果那幫人再纏著你,你就告訴他們,你已經有男朋友了。”

“萬一人家問我男朋友叫什麼名字呢?”白衣女孩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,惴惴不安的問。

“你就告訴他們,你男朋友叫婁天欽!”

……

“後來呢?”薑小米的眼眸也是層次感分明的,黑是黑,白是白,婁天欽不禁看愣住了。

薑小米不悅的皺眉:“嘿,發什麼愣,問你話呢,後來怎麼樣了?”

婁天欽急忙抽離思緒,連忙繼續說道:“後來整個學校的男生都知道她是我女朋友。我想既然話都放出去了,再反悔豈不是自己打臉?”

“後來呢?”

“哪有後來,這就結束了。以為電視連續劇嗎?”

薑小米抽了抽嘴角:“然後你們就在一起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

某女情不自禁的為這位婁先生的愛情鼓掌喝彩。

“真有你的。”她略感失望的搖了搖頭,而後問了一個很白癡的問題:“你們……有冇有上過c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