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場麵一時十分寂靜,冇有人說話。

所有人臉上都呈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表情。

蔣昊臣憐憫的看了看婁天欽那張鐵青的俊臉:“群眾的目光是雪亮的。”

阿九在旁邊等不及的摩拳擦掌:“二少,乾脆先把他打一頓再說。”

“哎,先禮後兵,半小時內如果我妹妹還不帶著錢來,再動手不遲。”

婁天欽:“……”

半小時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。

當計時器哢嚓一聲響後,蔣昊臣身上的懶散瞬間化為冰冷。

“看來,阿九說的冇錯,她其實一點都不喜歡你。”

老爺子的原話是:小米喜歡他,你們就不要為難婁天欽了,如果不喜歡——就給我往死裡打!

得到命令的阿九立刻上前對婁天欽露出輕蔑的冷笑:“婁爺,是你自己上去。還是我送你上去?”

空曠的場地中央,擺放著一個巨大的拳擊擂台,頭頂聚光燈照著,看上有點像拳王爭霸的場麵。

這時,十幾名身材魁梧的保鏢已經開始做熱身了。衣服脫下來全是一排結實的腱子肉。

蔣昊臣好整以暇的坐在凳子上,手指交叉在胸前:“婁天欽,祝你好運了。記住啊,不要打臉,不然人家冇臉出門了。”

“是!”

婁天欽一言不發的跳上擂台,眼神裡透出絲絲冷意,不懼怕,但是也不敢小覷。

而這個時候,阿九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。

蔣昊臣連忙製止住其他人的動作:“等一下。阿九,接電話。”

阿九遲疑的點開了通話鍵:“喂?”

“大哥,我冇找到你說的那個地方,到底在哪裡啊。”

阿九:“……”

“是朝陽東路嗎?”

阿九:“……”

“現在是下班高峰期,我打不到車,剛剛做公交坐過站了,我……”

“彆來了,我們已經準備撕票了,白白!”

阿九掛完電話後,立刻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,他吞了吞口水:“我說錯了嗎?”

蔣昊臣恨不得一腳踹死他:“你說撕票?”

“剛纔我說撕票了嗎?”阿九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。

“九哥,你剛纔確實說撕票。”

阿九倒抽一口涼氣:“我剛纔說……說撕票?對不起對不起,剛纔被氣糊塗了,我……我再打電話確認一下。”

隻見阿九手忙腳亂的拿起電話,因為太過慌張,指尖都在發顫。

而婁天欽此刻還是堅持剛纔的念頭——得虧冇有被真的綁架。

……

撕票?

薑小米感覺大腦嗡的一下。周圍的景物彷彿變成了漩渦,不停地在她眼前繞圈圈。

“小姐,小姐您冇事吧?”路人看她搖搖欲墜,似乎快要跌倒,趕緊上去扶住她。

“冇事。我冇事……你們走吧,我真的冇事。”薑小米胡亂的驅趕好心人,現在的她不需要任何人幫助。

手機在響。

她掏出來看了一眼後,淚水瞬間模糊雙眼。

“……算你走運,剛纔我們老大說了,看在錢的份上,暫時不撕票,給我快點聽見冇有?”

一會兒說撕票,一會兒又講不撕。

薑小米邊抹淚,邊點頭:“好,好……我馬上就來,你們彆撕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