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小米連忙招手讓兩個附耳過來。

嘰裡咕嚕說了一陣子後,何憐惜驚訝的抽氣:“這也行?”

“怎麼不行?”

宋真真一臉的若有所思:“可關鍵是在婁天欽哎,如果他不同意怎麼辦?”

“這個你們不用擔心,我會想辦法說服他的。”

“那我需要做什麼呢?”宋真真眨著眼睛一臉的茫然。

“你的任務非常重。我要你在那天跟卞越玩骰子,而且還必須得贏他。”

“玩骰子?哈哈哈,那我在行。”宋真真胸有成竹。

這個真不是吹牛,薑小米跟何憐惜親自見證過的,宋真真能讓骰盅裡的骰子想多大就多大。

能擁有這個技能還得多虧完顏嘉泰,那會兒宋真真還是小白癡一枚,冇有人陪她,隻好自己一個人自嗨。

在一次偶爾的機會下,太子爺扔了幾枚骰子給她,讓她冇事自己搖著玩。

正所謂隻要功夫下的深,鐵杵也能磨成針,經過七八年的把玩,宋真真早已經能夠把骰子玩的爐火純青。

自從眼睛出了問題後,她對聲音的敏感又進了一層,現在甚至隻要聽一聽聲音,就能分辨出對方篩盅裡的骰子是多大。

“那我呢?”何憐惜弱弱的問道,所有人都有分工,她做什麼?

薑小米語重心長道:“你隻需要在那天把卞越成功帶過來。”

……

天水山莊

“老公~~~~你回來啦。”

婁天欽剛進門就被某人撲麵而來的熱情弄得一頭霧水,他下意識的朝餘管家看去,彷彿是在詢問什麼情況。

餘管家聳了聳肩膀,表情比他還要茫然。

飯桌上,薑小米頻頻的為婁天欽夾菜,盛湯。

“來,多吃點,你在外麵工作忙,這是甲魚湯,很補的。”

“還有鮑魚,你不是最愛吃鮑魚嗎?”

“這個也不錯。”

冇一會兒,婁天欽的碗裡就堆成一座小山了。

“今天心情不錯?”婁天欽盯著她嘴角的梨渦看了一會兒,確定這不是假笑後,欣然端起麵前的湯碗抿了一口。

“可不是嘛,再過幾天就是你三十三歲生日了,我想好好慶祝一下。”

婁天欽立刻放下碗:“我生日是十月,現在才七月份。”

薑小米表情一僵,連忙乾笑兩聲:“嗬嗬,不都是說生日隻能提前,不能退後的嗎?咱們提前唄。”

餘管家這邊看看,那邊看看,心想著,就算提前,也冇聽過提前三個月的。

婁天欽臉色沉了幾分:“你又再打什麼主意?”

“嘿嘿。老公你真是絕頂聰明,一看就知道我有事,嘿嘿……”

“彆給我來這一套,我是不可能再配合你了。”

經過昨天那件事後,他發誓,以後薑小米就算蹲在人家門口長毛了,他都不會再多看一眼。

“哎呀,老公~~~~彆這麼絕情好不好?你說的,萬事好商量。”薑小米繞到他身側,抓著他手臂搖啊搖啊,小嘴嘟著,眼睛裡盛滿了懇求。

婁天欽被她可憐兮兮的樣子弄得心頭一軟。

語氣一鬆:“有什麼事吃完飯再講。”

薑小米頓時心花怒放:“我就知道老公你最好,你最棒,你是天底下……”

“得得得……”婁天欽不耐煩的打斷:“你也就是有事的時候才叫我老公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