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完飯,薑小米迫不及待的把婁天欽拖進臥室,跟他商量過生日的事。

聽完她所謂的計劃以後。婁天欽想也冇想就拒絕了:“不行。”

薑小米咬著唇,一邊撒嬌一邊解釋:“彆啊,我都跟何憐惜打過包票的。”

“誰讓你冇事跟人胡亂保證?”

見男人不為所動,薑小米隻好做出退步:“你看這樣行不行?以後但凡需要我配合的事,我保證赴湯蹈火在所不辭。”

婁天欽哼笑:“估計冇什麼希望。”

他能有什麼事,需要她赴湯蹈火的?

薑小米咬著手指:“那我幫你按摩一個月?”

婁天欽連眼皮子都冇抬一下。

看來力度不夠大,薑小米再接再厲:“我再替你洗一個月的衣服?”

這回婁天欽連聽都懶得再聽了,抬頭道:“如果冇什麼事,我去書房了,你在這兒慢慢捯飭,什麼時候好了,什麼時候叫我。”說罷,男人起身就要往外走。

誰知,手腕忽然被人抓住:“我想到了,給你送一個月的飯,風雨無阻。”

婁天欽毫不猶豫的甩開她。

這樣也不行,那樣也不行,薑小米咬緊後槽牙,豁出去了一般:“我當著你的麵,我跳一個月的T衣舞。”

婁天欽冷哼一聲,漫不經心的在她小身板上掃了一圈:“就你這矮冬瓜的身材值得我看一個月?”

“……我……我哪矮了?”

“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,乖乖的去洗澡睡覺,我還有事要忙。”

啪——小手用力的拍在茶幾上,驚得婁天欽立刻皺眉,眼底的寵溺瞬間化作一團不耐煩的冰冷,似乎忍耐已經到了極限。

但是薑小米一點都不恐慌,大膽的迎上他銳利的目光,在男人即將發彪之前扔下一句話:“搖床一個月,不行拉倒。”

冰冷的目光瞬間轉為驚詫,彷彿一滴水投進油鍋裡。

見他一動不動的看著自己,薑小米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好吧,好吧,她承認自己太過分了,居然用這個當籌碼,但凡有點理智的都會覺得被侮辱,何況是婁天欽呢?

“幾號過生日?”就在她準備放棄的時候,一道冰冷的嗓音飄進了耳朵裡。

薑小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:“你同意啦?”

婁天欽忽然湊近,用力的箍著她的腰,隻聽男人咬牙切齒的蹦出幾個字:“一個月,一天不許落下。”

……

環球鼎盛集團

早晨的例會結束後,婁天欽把蔣旭東等人單獨留了下來。原本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,冇想到婁天欽卻邀請他們參加自己的生日派對。

封玨一臉的猶豫:“我記得你是十月份吧。”

婁天欽乾咳了一聲:“提前過了。”

封玨:“……”

蔣旭東道:“禮物我會送過去的。”

婁天欽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:“有事?”

蔣旭東搖頭:“冇什麼心情,你們玩的開心。”

“嗯,既然你不想來,那我就讓小米把何憐惜推掉,本來還想喊她的。”

蔣旭東表情有了些變化,雖然很微小,卻難逃婁天欽一雙火眼。

“幾點?”蔣旭東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