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間十點,距離薑小米失蹤七個半小時,天空冇有一顆星星,黑暗的就像一個隨時會把人吸走的無底深淵,令人無端的心慌。

一群黑壓壓的人頭盯著技術員的電腦,當畫麵彈出來後,大夥兒連氣都不敢喘。

“下午三點五十八離開恒盛大樓,車子一直朝南走。”技術人員敲打著鍵盤,輸入代碼,逐漸的,畫麵開始有了改變,那輛出租車中途轉了道,改成了相反的方向,直奔佛慧山。

佛慧山?

婁天欽呼吸一緊,佛慧山還在開發中,四周全是樹叢跟灌木,再往前就是內海。

“繼續追蹤。找到那輛車的位置。”

“在這裡!”技術人員忽然叫起來,指著螢幕上的一輛出租車。

“阿城,通知王浩,在佛慧山東南麵,三點鐘方向。”

“是。”

得到可靠的位置後,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殺到佛慧山,在那裡,他們找到了一輛空車以及落在車裡的一個黑包。

婁天欽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包就是薑小米的。但是相機跟其他物件卻都不在了。

海水怕打著礁石,眼前暗無天日,阿城拿著手電筒到處尋找線索,一顆心七上八下,少奶奶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,千萬不要……

遠處,忽然有人喊了一句:“快過來。”

樸世勳跟婁天欽同時抵達那個地方,隻見保鏢哆哆嗦嗦的從懸崖邊緣拿出一隻鞋子:“少……少爺。”

婁天欽頓覺天旋地轉,眼前除了黑,還是黑,阿城見情況不對,一把從背後扶住:“少爺,您彆多想,少奶奶絕對不會有事的。”

那名保鏢慌忙把鞋子扔在地上:“這肯定不是少奶奶的。”

樸世勳盯著那隻鞋子,目光彷彿能滴出血來。

如果……如果他今天執意要送她走……

他扭頭看向陸青龍:“直升機,立刻安排直升機。”

“已經在來的路上,您彆著急。”

天空遠遠傳來螺旋槳的轟鳴聲,在陸青龍的指揮下,直升機拋下繩索。

婁天欽揮開阿城,抓住其中一條軟梯,阿城嚇壞了:“少爺,還是讓我去吧。”

“統統都去!”婁天欽一句話讓所有人閉了嘴。

……

天邊逐漸泛起一層白光,金色的太陽從海平麵內升起,亮光穿透雲層,傾灑而下。

一張張沉凝的臉,一具具疲憊的身體在陽光下,顯得無比的狼狽。

阿城一邊流著眼淚,一邊擋住刺眼的光。

可惡太陽。

他們在礁石縫裡找到了另外一隻鞋子,跟懸崖上的那隻正好是一對。

婁天欽下令。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

但結果卻讓所有人絕望。

冇有,什麼都冇有。

哪怕連一點血跡都不曾發現,這說明什麼?

阿城不敢往下想,活生生的一個人,十幾個小時前還跟他們嘻嘻哈哈,說不見就不見了。

“少爺……”阿城小心翼翼的喊他,甚至連‘我們回去’這樣的話都不敢隨意說出婁。

婁天欽坐在礁石上,身體彷彿凝固住了。陽光灑在他身上,明明是一副好景象,卻叫人看的心驚肉跳。

噗通——婁天欽忽然一頭紮進了海水裡。

“少爺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