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欣賞了一會兒以後,薑小米被一艘玻璃潛艇吸引住了。

載著遊客的透明潛水艇被一根鋼繩拉著緩緩前進,恰好路過了她的窗戶前。

多麼神奇的一幕。

在大家都在欣賞五彩斑斕的珊瑚礁的時候,唯有一個孩子在看她。

那個孩子穿著暗黑係的小西裝,脖子上繫著暗紅領結,看上去四五歲的樣子,眉眼精緻而尊貴,加上身上穿著考究,一看就是有權有勢人家的孩子。

金色的光柱穿透海水,從薑小米的角度看過去,好像是從天上打下來的一束光,將那個孩子完完整整的籠罩住了。

她心口莫名的一緊,忍不住衝孩子搖搖手。

“這一丁點大就長得這麼漂亮,還冇出生的小姑娘要小心了。”薑小米微笑著自言自語。

小男孩彷彿受到了什麼驚嚇,不停地伸手拉扯旁邊的大人。

薑小米倒抽一口涼氣,慌忙摁下開關。

帷幔般的窗簾緩緩閉合,阻擋了外麵的世界。

她可不想被潛水艇裡的遊客當成動物一樣觀賞。

……

“舅舅,舅舅——”

滿頭銀絲的男人轉身,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,不禁溫柔了許多:“怎麼了?”

婁世丞指著已經遠去的海底酒店,激動道:“剛纔我看見媽媽了。”

蔣旭東呼吸一滯,眼眸裡閃過不易察覺的黯然。

薑小米是在海裡死的,雖然屍首冇有打撈上來,但基本上已經判定死亡。

他伸手摸了摸侄兒的腦袋:“等下見到你爸,千萬不要說這個。”

婁世丞皺起眉頭的時候竟與婁天欽如出一轍,儼然就是縮小版的婁天欽。

“我真的看到媽媽了,不是幻覺,她就住在剛纔的水下酒店。”

蔣旭東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。

一座橢圓形的建築矗立在海底,弧形設計的窗戶,彷彿一顆顆隱藏在海底的眼睛,因為距離已經比較遠了,已經什麼都看不清楚了。

蔣旭東輕歎了一聲。

小米走的時候,婁世丞連一歲都冇有,老天算是很仁慈了,冇有讓他經受那種撕心裂肺之痛。

不過,家裡到處都有薑小米的照片,婁世丞從小耳濡目染,很清楚他的媽媽是誰,長什麼樣子。

有時候他也會問,我媽媽去哪裡了?

關於這個問題,婁家跟蔣家彷彿商量好了一樣,統一口徑:你媽媽去環遊世界了。

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,環遊世界這個理由逐漸開始站不住腳了,在一次次的追問下,蔣老爺子含淚告訴他,你媽媽失蹤了。

他冇有說‘死’這個字,因為兩家人至今都冇有舉辦過葬禮,他們堅信薑小米還活著。

……

高檔水晶燈依仗著一身通透的晶瑩垂飾,將整個房間承托的無比奢華炫目。

燈下,一位樣貌英俊的男人坐在沙發上,簡單的黑色襯衫,領口處敞開,露出結實的胸膛,古銅色的皮膚被燈光照的散發著一股迷人的色澤。

蔣旭東坐在他對麵,滿頭銀絲十分紮眼。

他語調平靜:“聽說樸世勳請來了個厲害的角色替他拍攝宣傳冊。”

婁天欽勾了勾唇:“白敬亭?”

蔣旭東搖頭:“白敬亭他是請不動了。”

“除了白敬亭還有誰能稱得上頂級?”婁天欽感到好奇。

蔣旭東道:“白敬亭的徒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