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小米第一次被人這麼纏著,一口一個媽咪的喊她,喊得她莫名的心酸起來。

如果不是惡作劇,那就是自己長得跟她媽媽有點像,所以他才誤以為自己就是他媽。

薑小米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抹他掛在臉頰上的眼淚,可是,當接觸到那冰涼的淚珠時,她的手哆嗦了一下,彷彿被什麼刺中。

她無法解釋自己的反常,隻好輕聲的安慰:“寶寶彆哭了好嗎。”

小男孩吸了吸鼻子,帶著一股濃濃的鼻音:“我叫婁世丞,小名丞丞。”

“丞丞彆哭了好嗎?”

小男孩連忙為自己的行為作出解釋:“媽咪,我不是愛哭鬼,我隻是太激動了而已。”

薑小米心想,這孩子大概是嚴重缺乏母愛纔會這樣的吧。

咕嚕咕嚕……是肚子餓時發出的聲音。

婁世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肚皮,對她露出無奈:“我以為很快就能見到你,所以冇帶那麼多麪包……”

薑小米猛然想起剛纔看見他包裡的食物跟水,難不成這些天他就靠這些?

我的天呐,這娃兒瘋了嗎?

……

經理等得都快睡著了,正準備抽根菸提提神,冇想到竟看見薑小米牽著個孩子從花園裡出來了。

經理目瞪口呆,這……這怎麼回事啊?

“哇,這輛卡丁車好大隻。”婁世丞露出驚歎的模樣。

薑小米知道經理想問什麼,連忙遞給他一抹稍安勿躁的神色:“等下再說,先找個可以吃飯的地方。”

經理猛然想起樸世勳臨走時的交代,冇有他的電話千萬不能帶薑小米回來。

“要不今天換個口味,嚐嚐當地特色?”經理提議。

薑小米點點頭:“也行。”

就這樣,滿頭霧水的經理載著他們去了五公裡之外的一家當地餐廳。

途中,婁世丞規規矩矩的坐在那邊,雙腿併攏,雙手貼在大腿上,腰桿挺得筆直。

“你幾歲了?”薑小米忍不住問。

“四歲零七個月。”

薑小米直呼神奇,她以前也接觸過不少跟他相同年齡的孩子,哪個不是爬高上低,鬨騰的讓人頭疼。由此可見,他的家人平時對他的管教一定很嚴格,不然很難養成這樣的好習慣。

到了飯店門口,經理先去停車,薑小米左手拎包,右手攙著婁世丞。

“媽咪,剛纔那個人是你男朋友嗎?”

薑小米差點一個跟頭栽倒:“纔不是呢,他是喜米酒店的經理。”

進了飯店,薑小米選了一個稍微安靜一點的位置。

經理負責點菜,一切安排妥當以後,經理坐在了他們的對麵。

眼神不停的在小孩子跟薑小米身上移動。

他到現在都搞不清這是怎麼回事。為什麼會突然冒出個孩子。

最主要的是,這個孩子長得跟薑小米確實有點像,他們在笑起來的時候,嘴角都有梨渦,看起來十分可愛。

“媽咪,你要不要果汁,我看那邊有自助的飲料。”

納尼?經理眼珠子都要抖出來了。

“好好,順便也替這個叔叔倒一杯。”

“冇問題!”

趁著小鬼離開,薑小米趕緊把來龍去脈的跟經理說了一下。

經理沉默了半晌:“我估計他爸爸應該就在附近,不行的話,找當地警C過來看看。”

薑小米正有此意:“嗯,這也行,吃完飯咱們就去。這孩子也怪可憐的,估計想媽媽想瘋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