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樸世勳在一旁按兵不動的看著。

薑小米抿唇一笑:“我還要繼續留在這裡工作啊。”

婁世丞剛想繼續裝可憐博取同情,這個時候陸青龍卻突然進來,神色看起來有點凝重:“薑小姐,養老院那邊來電話。”

薑小米一聽,連忙對婁世丞低聲道:“你在這邊等會兒,我去處理點事情。”

……

“你冇事纏著我媽咪乾什麼?”薑小米一走,婁世丞就露出了原來的麵目,凶巴巴的模樣,跟他的母親有些像,但是輪廓卻隨了婁天欽,這種感覺很奇妙,神似形不似。

“你怎麼證明她就是你媽咪?”樸世勳意興闌珊的問。

“還用證明嗎,我家裡到處都是她的照片。”

“哦?”樸世勳嗤笑起來:“那我還說她是我女朋友呢。”

婁世丞驚愕的長大嘴巴。

而後,樸世勳繼續道:“見到你的父親,請你把嘴巴閉緊點。”

“憑什麼?”他不甘心的反問。

“就憑你走後,她還要繼續留在我身邊做事,如果想突然多個同母異父的弟弟或妹妹,儘管跟婁天欽實話實說好。”

婁世丞小臉瞬間煞白:“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”

雖說對薑小米下不了狠手,可不代表對其他人也一樣。樸世勳勾起一抹陰笑,緩緩在他麵前蹲下:“意思就是,如果你敢泄露半個字,我就會用儘一切手段,讓你這個所謂的媽咪成為我的老婆。然後跟她生個像你一樣的孩子出來。”

婁世丞被嚇到了,倒退了兩步。

這不行,媽咪如果嫁人了,那爹地咋辦?

樸世勳知道,這回他是聽懂了。

“等下你爸爸來接你,知道怎麼辦了嗎?”

婁世丞敢怒不敢言的瞪向他:“我媽咪不會喜歡你這種人的。”

“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。”

門忽然被撞開,薑小米慌慌張張的進來:“樸世勳,我可能要離開一兩天。”

婁世丞一聽,哎,這不是老天賜給他的機會嗎?

“媽咪,媽咪,你要去哪裡?我叫我爸送你。”

薑小米現在冇有功夫理會他,連忙道:“你爸爸馬上就來了,你乖乖的聽見冇有。”然後抬起臉看向樸世勳:“能不能儘快安排一架飛機,我需要馬上趕回東亞。”

樸世勳皺了下眉頭:“出什麼事了?”

薑小米眼眶忽然紅了一下:“我師父……我師父在養老院摔了,現在在醫院搶救呢。”

“好,我馬上讓青龍安排航道。”

薑小米滿臉感激的點頭:“謝謝,謝謝……”

樸世勳看了一眼身旁滿臉嫉妒的小鬼,挑釁般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你我談什麼謝。”

事情太過突然,薑小米連行李都來不及收拾,隻拿了必要的身份證件就跑了,臨走她滿臉的歉意:“對不起哈,我真的有事,你爸就快來接你了,拜拜。”

“媽咪——”

婁世丞要追出去,卻被樸世勳拎著後領硬拽了回來。

“放手,你這個壞傢夥。”他舞動著雙手抵抗。

……

陸青龍奉命開車送薑小米去機場。

兩人剛出酒店,就聽見馬路的儘頭傳來刺耳的引擎聲,車尾揚起的灰塵猶如千軍萬馬過境。

嗖得一聲,車子從他們旁邊呼嘯而過。

車上的男人彷彿有感應一樣,猛地側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