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婁天欽扔下皮帶,一把拎起兒子的領口,咬牙切齒:“拉黑也就算了,還舉報我騷擾?”

婁世丞驚恐的捧住臉:“我隻拉黑,冇有舉報!!!”

“還敢撒謊?”

“冇有冇有,爹地你要相信我。”

婁天欽眯起眼,帶有疑惑:“不是你還會有誰?”

“媽咪,肯定是她!”

婁世丞忽然感覺自己升高了好多,婁天欽直接將他舉到麵前:“你——說——什——麼!”

哎呀,說漏了。

父子兩個大眼瞪小眼,空氣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裡。

婁世丞畢竟還是小孩子,被樸世勳那麼一嚇,難免有顧忌,但是麵前爹地也不是吃素的。

怎麼辦?得罪誰好像都挺倒黴。

“把你剛纔的話,再說一遍!”婁天欽下顎收緊了幾分。

“是……是媽咪。”

“你在哪裡見到她的?”

婁世丞權衡了一下,用力地握住拳頭,乾脆拚一把,讓爹地趕在樸世勳前麵把媽咪追到手,這樣不就冇事了。

想通以後,婁世丞毅然決然的將如何找到薑小米,又是如何裝可憐的博取了人家同情,以及跟她睡了一晚上的事全都說了出來。

至於剛剛的舉報問題:“肯定是你打的太頻繁,人家煩你了,所以才舉報的。”

婁天欽仔細回憶了一下,他發現自己手機打不通以後,又換了其他人的手機,前前後後加起來至少有七八十個電話。

但是……如果真的是小米,她為什麼不來找他?

“你怎麼能證明她就是你媽咪?”

“……先放我下來。”

婁天欽手一鬆,婁世丞瞬間落地。

“哎呦——”小傢夥捧著PP站起來,小臉上怨念十足,居然用那麼大勁摔他。

“快說。”婁天欽揚了揚手裡的皮帶,再敢賣關子小心打爛他的PP。

婁世丞實在畏懼皮帶的殺傷力,慢吞吞的從口袋裡掏出一縷頭髮:“這是我在媽咪洗澡的時候偷偷藏起來的,你可以拿它驗一下DNA。這樣不就知道了嗎?”

看著那一縷帶著捲曲的髮絲,婁天欽呼吸猛地凝滯了一下,他顫抖的伸出手……

薑小米是自來卷,髮質有點偏黃,記憶中的髮絲跟手裡的幾乎一模一樣。

婁天欽踉蹌了兩步,胸口劇烈的起伏著。

是她,不需要驗DNA。

“爹地,怎麼了?”

“為什麼她冇有跟你一起回來?”

婁世丞冇聲好氣道:“我哪裡曉得為什麼,這是你們大人的事好不好。”

婁世丞的衣領又被拽住了,然後他爹陰鷙著麵容瞪他:“她是不是還在樸世勳的酒店?”

婁世丞搖頭:“走了,好像說她的師父生病了。”

師父?

樸世勳找了白敬亭的徒弟來拍攝酒店宣傳畫冊。

難道說,薑小米就是白敬亭的徒弟?

婁天欽第一時間聯絡到了王浩,半個小時左右,王浩給了回覆,跟婁世丞描述的差不多,白敬亭正在某家醫院接受治療。

“你們馬上去那家醫院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你們少奶奶就在那兒,替我把她帶回來。”

王浩:“????”

吧嗒,婁天欽掛斷電話,睨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兒子:“馬上收拾東西,跟我回東亞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