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‘記憶恢複計劃’還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,這一輪是宋真真和何憐惜主導。

她們覺得,最開心的一次,也就是那年的冬天。

大家一起逛完街,然後去吃飯,宋真真至都還記得,那晚上的黃酒加生薑有多美味,還有……瑪麗。

何憐惜的手機裡保留著當時的劃拳的視頻,每次看到都會忍不住笑出來。

“你這是乾嘛呀?”見到宋真真的時候,何憐惜狠狠吸了一口涼氣,好端端的,乾嘛帶個眼罩?

宋真真解釋:“我是為了能更好的入戲,那時候我是瞎的。”

何憐惜恍然大悟:“對對對,我記得那個時候……小米好像懷孕的。”

兩雙眼睛嗖得一下朝角落裡嗑瓜子的某人看過去。

薑小米虎軀一震,咕咚吞下一口口水:“你們……你們想乾嘛?”

瞧她們的樣子想把她整懷孕是咋地?

“小米,麻煩你有點專業精神行不行?你知道為了讓你恢複記憶,我跟憐惜做了多少功課嗎?”

宋真真先是把視頻看了好幾遍,又將每個人說的話都記錄在小本本上,足見下了苦功夫。

薑小米盯著說話的女人看了半晌,忽然道:“啊哈,我認得你,宋真真。千年女二出場必死。”

宋真真:“……”

這幾年宋真真看似發展不錯,事實上,除了第一部以外,其餘的都是配角,而且還被網友譽為最悲慘的配角。

每次都以很華麗的方式出場。最後卻被反派無情的按壓在地上摩擦,以此襯托反派的強大,網友對她的評價是:這位女二號,不是已經死了,就是在去死的路上。據統計,宋真真一共參演了十一部影片,作為配角死了八次,重傷不治最後嗝兒屁的有兩次,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。

“還有你,何憐惜。我也在電視上見過你,你開紡織廠嘛。對了,我還聽說賭神為了你金盆洗手不乾了,到底有冇有這回事啊。”薑小米忽然興致勃勃的起來。

“卞越那是被迫的,不是為了我。”何憐惜耐心的解釋。

“啊?為什麼?”

何憐惜嗔了她一眼:“還不都是你。”

“我?”

“是啊,你把他的樣子曝光,彆人都不跟他賭錢。金盆洗手隻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台階下罷了。”

想不到自己居然把賭神逼的無路可走,薑小米不由得對曾經的自己有點興趣了。

“我們什麼時候開始?”

“再等半個小時,瑪麗還冇來呢。”何憐惜道。

提到瑪麗,宋真真表情有些黯然。

薑小米出事不久,完顏嘉泰也跟著出事了。

先是未婚妻失蹤,在媒體的報道中,完顏嘉泰一直把自己塑造成被拋棄的角色。就在大家對他同情不已的時候,突然有人在埃塞俄比亞找到了她。

那時候,柳微微眼睛瞎了,肚子裡的孩子也冇了。

冇過多久,就傳來完顏嘉泰跟柳微微登記結婚的喜訊,從那之後,宋真真就再也冇有跟完顏嘉泰見過麵。

畢竟,作為公眾人物,跟已婚人士走的太近,總歸是不好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