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禮品店裡離開後,薑小米跟著王浩來到田老先生的住所,田家炳住的是平房,看起來簡陋,但周圍被打理的十分有意境,不知道名字的花花草草簇擁在拱形門的兩側,上鏽的鐵欄杆被古老的藤蔓包裹,儼然一派生機勃勃。

“我去敲門。你在這兒等我。”

王浩心有餘悸的拉住她:“真的不要我陪您進去嗎,聽說田老先生脾氣古怪……”

薑小米有恃無恐的哼了哼:“再怪能怪得了我師父?”

王浩心想也是,白敬亭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。

薑小米整了整衣服,昂首挺胸的過去敲門。

“田師傅,田師傅……”

“少奶奶,是田先生。”走了一半的王浩急忙回身提醒,田師傅,田師傅,感覺像喊修自行車的。

“哦對,田先生。田先生——”薑小米連忙改口。

門很快打開了,一名年輕魁梧的男人出現在門框裡,薑小米由下往上的把人打量了一番,帶著點吃驚:“您就是田先生?”

“我不是田先生,我是田先生的保鏢。”

對方環抱著臂膀,粗壯的手臂跟她大腿一樣粗,上麵還佈滿了青筋,薑小米咕咚吞下一口口水,乾巴巴道:“我是……我是婁世丞的母親,我特意來拜訪田先生,麻煩您通傳一聲好不好?”

對方一臉凶相:“我們老先生誰都不見,您請回吧。”

說完,對方按住門板正要關門,薑小米慌了,連忙用手擋住他:“彆彆彆,這位大哥,彆激動,我是帶我兒子認錯的,那件事兒,是我乾的,不關我兒子的事。”

壯碩的保鏢露出不悅:“我說話你聽不明白嗎?老先生誰也不見,快點走,不然對你不客氣。”

“哎?哎?”

對方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出了門外,然後砰得一下,關緊了門扉。

薑小米捂著被撞疼的鼻子,眼淚都要出來了。

這個老頭,見一麵會死嗎?

“少奶奶,少奶奶,您怎麼那麼快就出來了?”王浩跑到她身邊,一臉的驚詫。

薑小米用眼尾瞄他:“什麼叫那麼快出來,我是壓根兒冇進去。”

“啊?”王浩心想壞了,連門都進不去,那他們之前買的禮物豈不是連送的機會都冇有了。

薑小米跟王浩想的一模一樣,她可是用她所有的積蓄買的這支筆,嗚嗚嗚,就這樣打水漂了。

看她欲哭無淚的樣子,王浩連忙安慰:“冇事冇事,跟少爺說,讓他報銷。”

“我現在恨不得拿筆戳死他!”

“少奶奶消消氣,國學大師都是這臭脾氣。”

“嗚嗚嗚……鼻子好疼。”

小女人幾乎是一路哭著走的,王浩連忙遞上紙巾:“咱們接下來去哪?”

“去找我師父。”小女人吸了吸鼻子:“我答應他,今天看他的。”

……

“哎呦,小米來了。”小酒館裡,幾個老師傅看見她立刻笑眯了眼睛。

白敬亭連忙扭頭:“哎?鼻子怎麼紅了?”

薑小米悶悶道:“不小心撞得。”

“東西送了冇有?”

她搖頭。

“人家不收?”白敬亭關切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