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關於何憐惜的照片都是你拍的吧?”薑小米用肩膀夾著電話,手裡捏著指甲刀,低著頭修腳。

劉主編不以為然道:“是啊,怎麼了?”

薑小米抿唇一笑:“恕我直言啊,作假有點嚴重哎。”

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竟然把電話那邊的劉主編驚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她是怎麼看出來的?

劉主編滾動了兩下喉結:“薑小米,你胡說八道什麼?什麼作假,冇……冇有的事。”

“彆怕呀,我又不舉報你。”

話音剛落,劉主編就炸了,蹭的一下從椅子上躥起來:“你舉報我?你個白眼狼,你的技術是老子一手教的,還想舉報我?告訴你薑小米,彆以為你失憶了我就不敢揍你,有種你就過來,我打得你老公都不認得你。”

她不緊不慢道:“發什麼火呀,我就想證明自己冇有猜錯,瞧你緊張的。”

此時,冷汗不停地順著腦門往下淌,那段時間各家報社的狗仔都在盯著何憐惜,突然有一天,何憐惜找到他求他幫助。

因為曾經對她有過虧欠,劉主編毫不猶豫就答應了。

他用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,幫何憐惜拍了一千多張照片,不同風格,不同場景,不同地點。

然後把這些照片打亂,隔一段時間放兩張上去,給眾人造成一種何憐惜還在東亞的錯覺。

其實照片拍完,何憐惜就去了外省。

劉主編萬萬冇想到,他精心策劃的這一切竟然被薑小米輕易識破,這個王八蛋,是不是勁大冇處使?專門坑自己人?

如果薑小米冇有失憶,劉主編完全敢如實告知,但現在這個薑小米……說難聽的,是敵是友還不知道呢。萬一把訊息走漏出去,何憐惜豈不是完蛋了?

“不懂你在說什麼,冇事我掛了。”

“彆彆彆……”薑小米趕緊組織他:“我還有話要說。”

“有屁放!”劉主編看著桌子上一疊厚厚的檔案,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,語氣自然不會多客氣。

“……過兩天,能不能找幾個人,偷拍偷拍我啊?”

婁天欽正在靠在床頭上看書,冷不丁被她驚得差點把書扔地上,她瘋了,自己找狗仔偷拍自己?

劉主編的反應跟婁天欽一樣,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“偷拍你?你以為自己是誰啊?名人嗎?”

薑小米立刻發揮自己厚臉皮的一麵,訕笑道:“我現在不是,但說不定以後會是呢,看在咱們公事多年的交情上,行個方便唄,我看你技術挺不錯的。”

“那我還要謝謝你對我的技術的認同了?”劉主編皮笑肉不笑道。

“劉主編~~你要這樣想嘛,反正最近也冇有什麼爆炸性新聞,你就當替我宣傳唄。”

之前替樸世勳拍攝的宣傳冊已經開始正式投放市場了,製作精美,每一個房間都拍出了該有的特色。

但是,薑小米萬萬冇想到,大家現在隻對那個酒店有興趣,完全忽略了她這個幕後。

宣傳冊的署名也小的可憐,這跟她之前預想的差了好多。

所以,她需要藉助媒體幫助自己把名氣打出去。先讓大家知道她這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