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小時到了,薑小米身穿一身素黑,臉上架著黑色墨鏡,身後跟著王浩跟阿城兩位‘護法’,氣勢洶洶的殺到了會議室。

當她出現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前段時間的新聞報道他們都看過,冇想到,這位從未在公共場合露麵的神秘攝影師居然會是白敬亭的徒弟。

“師父,不好意思,讓您久等了。”薑小米摘下墨鏡,恭恭敬敬的衝老人鞠了一躬。

白敬亭一看是薑小米,臉上頓時熠熠生輝,彷彿塗了一層蠟,他斜了一眼旁邊空出來的位置:“坐!”

“謝謝師父!”

“白老先生,現在咱們可以投票了吧。”有人不耐煩道。

白敬亭朝後一仰:“用不著投票,我宣佈,今年的董事會會長,就由我的徒弟薑小米來擔任!”

“什麼?”秦吉昌猛地跳起來,臉上佈滿了不可置信的猙獰,他花了兩個小時的等待,居然等來的會是這種結果?

“當初我定的規矩,入駐懂事會的成員,必須德才兼備,我徒兒要名氣有名氣,要本事有本事,她憑什麼不能擔任董事會長這個職位?”

“可她有這個能力管理好這麼大一家公司嗎?她有本事替股東賺錢嗎?”秦吉昌忍不住質問。

“賺不賺錢是她的事,用不著你操心!”

秦吉昌身體晃了晃,不受控製的坐在了凳子上。他朝身旁幾個親信看過去。

示意他們說點什麼。

殊不知,每個人身後都站了一名保鏢。秦吉昌有點意外,這些人什麼時候進來的?

“咳咳,我覺得,既然白老先生已經確定了人選,我們也應該相信他的目光,你們覺得呢?”秦吉昌的心腹猶猶豫豫說道。

秦吉昌大吃一驚,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,關鍵時刻,這群人居然突然反水了?

不光這位,其他人也都同時附和起來。

“好,那就這麼說了。散會!”

原以為會是一場血腥拚殺殺,冇料到竟然如此順利,在秦吉昌心不甘情不願的目光中,兩人草草的辦理了交接儀式。

散會後,秦吉昌一把拎起心腹的領口,氣急敗壞的質問:“你們吃錯藥了嗎?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那種話?”

“秦先生,不管我們的事,當時……當時有傢夥頂在我後背啊。”心腹苦著臉說道。

秦吉昌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他們是早有預謀的。”

“秦先生,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啊?”

秦吉昌用力的推開對方:“小丫頭有什麼好怕的,不過就是白敬亭找來的泥菩薩。”

聽見秦吉昌這麼一說,對方鬆了一口氣:“可現在她是董事會會長,依照規矩,咱們都要聽她的。”

“哼,想打倒我冇有那麼容易,他不是想跟我們爭權嗎?那就讓他先把爛攤子收拾好!”

……

所謂的爛攤子就是大魚報社近幾年的經營模式,他們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娛樂雜誌了,正是因為很多新聞都被大佬們花錢買回去了,導致報社原本銷量下滑嚴重。

要不是靠著老員工苦苦支援,大魚報社估計早就垮台了。

但是,在薑小米接任後不久,死對頭江南娛樂便曝出一條爆炸性新聞——大魚報社涉嫌敲詐勒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