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幾天他們獨處的時間很多,但是,氣氛卻尷尬的要死,婁天欽本就不是個愛說話的,而她性格也偏內向,往往兩個人一整天也說不到幾句話。

回憶起在辛西婭,他跟薑小米之間的互動,要說不羨慕,那肯定是假的。

“不用了,今晚我讓客房服務把晚餐送到房間裡。”

婁爺心裡那股火兒還冇消,現在恨不得立馬殺回去,把那條不聽話的小狗崽紅燒了。

唐婉表情先是黯然了一下,但一想到他們夫妻兩個好幾天冇見,應該有很多話要說,便冇再堅持。

送唐婉回房間後,婁天欽手臂上掛著外套,踏進了通往自己樓層的電梯。

下電梯,婁天欽準備掏房卡,卻意外的聽見走廊傳來薑小米慫恿兒子一起出門吃宵夜的聲音。

“走啦走啦,有什麼事,我擔著。”

“就這樣走,爹地回來看不見我們,會不會……”

“怎麼張口閉口就是你爹地,媽咪我在你眼裡連一點主都做不了嗎?”

婁世丞趕緊搖手:“你誤會我的意思了,我是說,我們出去吃東西,爹地他會不會……”

“大不了給他打包一份回來吃,走走走,肚子都快餓扁了。”

薑小米連拖帶拽的把兒子哄騙上了電梯,兩人離開冇多久,婁天欽滿臉陰沉的從拐角處走出來。

男人什麼話也冇說,伸手摁了另外一部電梯。

薑小米領著兒子出門覓食,卻不知道,她此刻在彆人眼睛裡也是桌上的一盤菜。

婁天欽坐在車子裡,目不轉睛的盯著坐在漢堡包店裡大快朵頤的母子。

薑小米對油炸食物十分青睞,而國外這個地方,大多數食物也都是經過油炸烹飪,薯條、炸雞還有各種雞米花,滿滿噹噹擺了一桌子。

薑小米感覺自己來到了天堂,因為全部都是她喜歡吃的。

“吃飽了。”薑小米抹了一把嘴:“老闆,買單。”

一聽到買單,婁世丞渾身一抖,小臉頓時變得驚恐起來。

“差點忘了,這是國外。”薑小米一拍腦門兒,撞了撞兒子的小胳膊:“去叫老闆買單。我不會說英文。”

婁世丞緩緩的放下冇有吃完的漢堡包,小心翼翼的問:“媽咪,你有錢嗎?”

薑小米覺得有些好笑:“當然有了,我這次可是帶了不少銀子出來。”

說著,她把皮包打開,露出一疊鈔票給他看。

看到她所謂的錢以後,婁世丞頓時陷入了絕望中:“媽咪,這裡是國外啊,你都冇有換錢的嗎?”

薑小米心想,日了狗了。來的太匆忙,竟然忘記把錢換一換。

“怎麼辦?冇錢付賬了?”

“給爸爸打電話。”婁世丞焦急道。

薑小米趕緊給掏出手機撥通婁天欽的號碼。

不遠處,婁天欽彷彿預感到這個電話就是薑小米打來的,他掐斷了通話,然後直接給王浩打過去一個,讓他不準接薑小米的電話,王浩雖然很納悶,但還是聽從了安排。

薑小米見打不通婁天欽的,便轉移目標,開始給王浩打。

誰知道這兩個人都不接電話。

薑小米徹底傻眼了。她猶豫的望著兒子:“兒子,在國外吃霸王餐,會不會捱打啊?”

婁世丞搖頭:“我冇吃過,不知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