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過早飯,薑小米翻開皮包裡的一遝鈔票,整整三萬塊,原以為能在倫敦混的風生水起,誰知道……

婁天欽一大早就帶著唐婉去‘回憶曾經’了,拋下薑小米跟兒子在酒店大眼瞪小眼。

酒店隻提供早餐,午餐要自己搞定,薑小米想過去銀行兌換,可他們連打車的錢都付不起。

萬般無奈之下,薑小米領著兒子去了昨晚那家漢堡店,準備給人家洗盤子賺點外快。

老闆一看是她,想也冇想的就答應了,並且給她十美金一小時的高價格。

“兒子你放心,媽咪一定用我這雙勤勞的雙手,帶你玩遍整個倫敦。”

婁世丞卷著小袖子,苦巴巴道:“我現在好想回家啊。”

他的同學去國外度假,都是海上遊輪,住五星級酒店,吃大餐,為什麼他翹課來旅遊,竟然落得洗盤子的下場。

“回什麼家,好不容易來一次,回家多可惜,聽媽媽一句話,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。我們要努力奮鬥,把旅遊費用攢夠,然後我們也去吃大餐,我帶你去吃至尊牛排,比你臉都大的哪一種。”

薑小米可不傻,她洗盤子也隻是想賺個打車費,到時候去銀行兌換錢而已。

兩個人從早上洗到中午,終於賺來了國外的第一桶金,然後在婁世丞的帶領下,他們去了當地的銀行,薑小米把錢包裡的錢統統擱在櫃檯上,霸氣十足:“全換了。”

兌換完畢後,薑小米猶如重獲新生。

“老子終於有錢了,走……媽咪帶你去大餐。”

可剛走出銀行大門,一輛摩托車忽然從眼前掠了過去,緊接著手裡一空,等反應過來的時候,裝滿現金的包包不見了。

薑小米:“……”

她耳旁彷彿響起瞎子阿炳坐在冰天雪地裡,拉得那首淒苦無比的調子。

“搶劫啊~~~搶劫啦~~~”

……

此時的王浩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他家少爺的變態心理了。

——居然派人去搶自己老婆。

“少奶奶兌換了三萬塊現金,全部在這裡。”王浩恭敬地把包包放在男人手邊上,安靜的垂首站在一旁。

婁天欽看了一眼桌上的錢:“她中午飯吃了嗎?”

王浩誠然道:“冇有。剛兌換了錢,就被搶了,根本冇有錢吃飯。”

婁天欽嗯了一聲,就冇再說話了。

這時候,唐婉從外麵走進來,手裡端著兩杯飲料,看見王浩,她溫和的笑了笑:“你們少奶奶呢?”

王浩心裡回答:我們少奶奶正在路邊上哭呢。

嘴巴上卻禮貌的回答道:“她正跟我們小少爺一起呢。”

唐婉一聽婁世丞也來了,頓時心悅起來:“真的嗎?那叫他們一塊兒來吃飯。”

王浩不敢隨意答應,下意識的去看婁天欽。

婁天欽沉思了片刻,轉頭道:“接他們過來。”

王浩鬆了一口氣:“好,我這就去。”

半個小時左右,王浩在銀行門口找到了失魂落魄的母子,搶劫這種事在倫敦天天發生,大家也見怪不怪了。

薑小米坐上車子鬱悶道:“我其實應該先看看黃曆再出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