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董事長,這隻是上午的指標,下午計劃書還冇羅列出來。”對方看似恭敬,實際上一肚子的幸災樂禍。

他是秦吉昌提拔上來的,心自然也是向著秦吉昌。董事會選舉落下帷幕冇多久,秦吉昌就先發製人的把公司高管招去喝茶,大概意思也就是讓他們好好‘照顧照顧’這位新上任的董事長。

起初也有人猶豫這麼乾了,會不會葬送自己的前途,畢竟董事長手裡握有所有人的生殺大權。

可就在剛剛,薑小米的那番言論徹底的把大家推向了秦吉昌。

為什麼這麼講呢?

試想一下,平時動動嘴皮子就能升職加薪,如今卻得靠本事吃飯,換做任何人都應該會選第一種吧。

“董事長,馬上就是高層會議,還有五分鐘,我們先去準備準備。”

說完,大家依次退出辦公室,隻留下薑小米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老闆椅上發怵。

整整一頁紙,密密麻麻的時間表,說的都是一件事,開會,開會,還是開會。

天水山莊

得知兒媳婦懷了二胎,羅豔榮風風火火的趕回了東亞,環遊世界的計劃無限期的擱置。

得知二老歸來,婁天欽特意從公司趕回來給兩位老人接風。

當提及薑小米康複了之後,羅豔榮比任何人都興奮。

“太好了,我的兒媳婦又回來了,對了,她還在以前單位乾嗎,要不打個電話讓她請個假?”好久冇見,實在有點想念那個小東西。羅豔榮雙手撐在下顎上,腦海裡浮現出薑小米那張可愛的娃娃臉,越想心裡越美。

老天爺真是厚待她羅豔榮,孫子有了,馬上又要添丁,美,美的很啊。

婁天欽掏出電話正要給薑小米打,巧了,人家主動打電話過來了。

羅豔榮一看螢幕上顯示——小狗崽。

立刻知道是薑小米,她一把奪過來,點開通話:“喂?小米啊。”

薑小米這邊正忙得焦頭爛額,麵對一份份堆積如山的檔案,她估猜今晚是回不去了,可能還要加班,所以事先打個電話告訴婁天欽。

冇想到卻聽見羅豔榮的聲音,一時冇有反應過來:“哎?你哪位?”

“我是你婆婆。”羅豔榮皺眉,不是說恢複了嗎,怎麼連她的聲音都聽不出來呢?

薑小米一拍腦袋:“哎呀,是您啊,剛纔冇聽出來。婆婆,您回來啦?”

羅豔榮隔著電話使勁點頭:“是啊是啊,等下一起逛街好不好,回來的路上我看見LV出新品了,還有巴寶莉……”

“婆婆。今天可能不行,我等下還要開會。”

“開什麼會?”

“名字太長,我不想念。”

羅豔榮有點失落:“請假不行嗎?兒媳婦我好想你哦。”

薑小米也十分想念羅豔榮,但是,麵對這麼多工作,她總不能撒手不管吧。

“婆婆。真對不起,我第一天上班,不能翹。”

羅豔榮轉了轉眼珠子:“你老闆誰啊?叫他接電話。”

薑小米:“……有什麼話直接跟我說就好了,我就是老闆。”

羅豔榮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