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助理被辭退的訊息一出來,高管們都炸了,開會的時候一直都在苦口婆心的勸說薑小米收回成命。

“陳助理是老員工,又冇有煩什麼過錯,董事長,您即便辭退人家,也要有個理由對吧?”高管甲說完,連忙給旁邊人使眼色。

薑小米身邊基本都是秦吉昌的人,上到秘書,下倒端茶遞水的阿姨。現在她辭退了一個,那麼必須得立刻補一個進來,問題是,她卻要求讓兩個剛應聘的保安當秘書跟助理,這兩個人他們都不熟悉,萬一出了什麼岔子可怎麼得了?

“說完了嗎?”薑小米把檔案往桌上一投,麵色不悅的朝下麵掃了一眼。

見她真的生氣了,嘰嘰喳喳的人群立刻不敢再吱聲。

“我看你們是吃飽了撐的,區區一個助理而已,我用不慣不能換嗎?”

“可……可也不用換成保安吧。”

那兩個人的簡曆他們都看了,冇有一個能拎的上檯麵。

“我喜歡,如果再有人反對,全都給我走人!”薑小米把桌子一拍,嚇得大家集體發愣。

其實,她心慌的一匹,生怕有人站起來說:辭職就辭職。

萬幸的是,冇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當出頭鳥。

一陣靜默過後,大家妥協了,離薑小米最近的那個人歎了口氣道:“董事長,現在咱們開會吧。”

會議結束後,薑小米心情看起來很不錯,一路走一路吹口哨,突然,一條身影直接從旁邊的側門跌了出來,狼狽的滾到了薑小米的腳下。

薑小米定睛一瞧,哎?這不是她的秘書嗎?

王秘書整張臉都是腫的,看見薑小米,連滾帶爬的跑到她身邊:“董事長救命啊,這個……這個人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。”

王浩慢悠悠的從秘書長的辦公室走出來,懷裡抱了一疊厚厚的檔案,他神情冷峭,嘩啦一下,將檔案扔在了對方的身上。

因為動靜過大,其他辦公室裡的人都不約而同的探出頭來看熱鬨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當的秘書,擠壓了這麼多年的老檔案,也敢拿出來給懂事批?”

秘書長麵色慘白,嘴唇哆哆嗦嗦的憋出一句話:“你……你胡說!”

“哼,我有冇有胡說你心裡有數,董事長,剛纔我來辦理交接的時候,這傢夥鬼鬼祟祟的不肯把東西給我,還說這是公司機密,我一看全是老檔案。”

薑小米裝出一無所知的模樣:“秘書長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“董事長,您聽我解釋,這雖然是老檔案,但也是……”

“我昨晚批的檔案去哪裡了?”薑小米不懷好意的問道。

秘書長咕咚吞了一口口水,因為數量比較多,又占地方,他一早上就把檔案粉碎了。

王浩一言不發轉身進了辦公室,等他出來的時候,手裡卻多了一個垃圾桶。

秘書長倒吸了一口涼氣,還未來及反應,嘩啦啦,一整桶的垃圾全倒在了他身上。

裡麵裝的全是粉碎的碎紙,薑小米彎腰撿起一片,端詳了一陣子後,溢位冷笑:“我倖幸苦苦批了那麼久,全給弄成這幅模樣了?”-